U小说 > 战场合同工>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连夜撤离
  </>  一夜豪雨,到天亮的时候才停下。林锐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满是泥水的沙袋工事后方,浑身都酸痛得要死。昨天的那一场恶战应该起到效果了,因为直到现在,秘社武装依然没有发动进攻。这说明昨天他们确实把秘社武装给打疼了。

  让他们今天早晨已经无法发起攻势了。

  林锐艰难地活动了一下身体,从口袋里掏出了药服下了两颗。他身上多处受伤,如果没有这些消炎药,只怕状况会更糟。但就在他起身的时候,他才发现叶莲娜还靠在他的身边。

  他苦笑了一声,又重新靠着沙袋休息。既然没有战事,他不想太早惊醒她。叶莲娜现在也狼狈得很,脸上都是泥浆,金发成了褐色。林锐似乎响起了什么,又忍不住笑了。

  “怎么了?”叶莲娜被惊醒,有些意外地看着林锐。

  “我突然在想,如果这一切结束了,在二十年之后,你会是什么样子?”林锐笑着道,“会不会像很多电影里的俄罗斯大妈那样,膀大腰圆,足足两百磅的体重,然后叉着腰,一脸凶相地喝骂着自己的酒鬼丈夫。”

  “你会成为酒鬼么?”叶莲娜抬起头看着他。

  “我不会。”林锐摇摇头。

  “所以,我也不会。”叶莲娜开心地笑了。“我们都不知道以后的事,也不知道我们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只能尽量按照自己的想法活下去。最终成为什么样,只有天知道。”

  “经典。”林锐耸耸肩。“我们真不该想太远,应该多想想怎么熬过这一天。”

  将岸走到了他们的身边,低声道,“没必要熬了。”

  “怎么?”林锐皱眉道。

  “秘社撤了,我们赢了。”将岸低声道。

  “撤了?”林锐微微吃惊道,“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后半夜。你们袭击了秘社部队之后。那一战,你们干掉了几乎一半以上秘社的低阶头目。他们元气大伤,而且他们应该从其他渠道,打听到了黑豹古雷已经接近的消息。所以连夜撤离,从东部边境脱离了战场。我们和沃尔曼都安全了。”将岸脸色沉重地道。

  “怎么,看起来他们撤离了,你反而不太开心。”林锐皱眉道。

  “因为他们如果留下跟我们继续决战,我还会放心一点。这说明红男爵不过是一介武夫,有勇无谋。而他们提前撤离,而且撤得干干净净。真的让我感觉太可怕了。”将岸低声道。“因为这说明一切还都在红男爵的掌握之中,当感觉战局不利的时候,果断撤退,避免进一步的损失。这在常人看来未免有认怂的意思,但真正深入其中才会发现其背后的真意。”

  “这是一种极度自信和为了胜利可以不计任何代价的疯狂。”林锐低声道,“换了一般人遭受这么一连串的挫折,肯定是要铁了心跟我们干着一架

  。但红男爵却可以做到说撤就撤,而他的人竟然也不折不扣的执行,这个人确实太可怕了。”

  “而且还有一点,值得我们注意。”将岸沉吟道。“从他们撤离的痕迹来看,有条不紊,像是计划好的一样。而黑豹古雷确定能够在今天夜间抵达的消息,我们是在一天前收到的。而他们知道这个消息的时间不比我们晚。”

  “你想说什么?”林锐看着他道。

  “我还是怀疑有人在给他们提供消息。”将岸低声道,“如果不是这样的话,红男爵也许不会这么急着离开。那么他们将有可能被我们围困甚至歼灭在纳尔伊河畔。但是现在,他们没能达成预期目标。而我们也没能扩大战果。”

  林锐低头想了想道,“也许你是对的。不过我们没时间讨论这些了。秘社既然已经撤离,那么我们该去找沃尔曼谈谈,这次的任务就算是结束了。”

  “我也是这个意思,这里我连一天都呆不下去了。”谢尔盖摇头道,“任务已经完了,让那个该死的军阀见鬼去吧。”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顺利。万一他们表面上撤离了,实际上却派一支精干小队过来搞刺杀呢?所以,你们还是得继续留在这里防御。”林锐想了想道,“必须得防止对方趁我们放松的时候,突然杀个回马枪。”

  “有这种可能么?”谢尔盖你皱眉道。

  “红男爵诡诈得很,本身又是个非常擅长刺杀的狙击手。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总之,守住位置,我们只要等黑豹古雷的大部队到来。那么一切就水到渠成了。”林锐点点头。“精算师,你负责指挥。还有,别让那些沃尔曼的士兵太懒散。让他们都发挥出作用。”

  “明白。”将岸点点头。

  “我去找沃尔曼谈谈,我真是迫不及待结束这该死的一切了。”林锐转身跳上了一辆破破烂烂的皮卡车,一路向着西南方向开去。沿途的景象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爆炸过的痕迹。秘社武装用迫击炮重点打击过这个区域。

  倒塌的房屋,露着钢筋。到处都是炸毁的窗户玻璃,屋顶的瓦砾。士兵和市民的尸体混在一起,血液和泥浆混在一起,有些已经发出了腐臭味。

  沃尔曼的指挥所已经两度搬迁,因为之前建筑的早就被炸得摇摇欲坠了。现在他的指挥所设在一个地下室里,散发着一股霉味。

  “瑞克先生,你做得很好。我要给你颁发图里莫英雄勋章,是黄金勋章。”沃尔曼特意加了一句。

  “谢谢,不过请折算成现金。此役我们失去了十四个佣兵,他们的家人应该需要这笔钱,而不是勋章。”林锐缓缓地道。

  “当然,根据我们的合同,我会为阵亡的战士额外加发一部分酬劳。”沃尔曼耸耸肩,“如果这能让你满意的话。”

  “你知道,做什么都不能让我满意。如果你按照我的安排行事,他们也许可以不用死。所以你花再多钱,我也不会为此感激。”林锐缓缓地道,“我今天来是正式通知你,在今天你晚上,黑豹古雷的部队将和我们汇合。在汇合之后,我们的任务就结束了。”

  沃尔曼沉默地点点头,“谢谢。”

  “不必,我们只是拿钱办事。我们之间没有必要感谢彼此。”林锐摇摇头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