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战场合同工> 第八百二十四章 敲山震虎
  夜空寂静,但是一阵暴炸声却刺痛了林锐的耳膜。他立刻翻身起来,快速冲到房间外。

  夜间轮值的是王浩泽,他正带着一群保镖把察尔科夫斯基保护在中间。“带着目标去安全房,通知所有人立刻警戒。立刻查明爆炸来源。”林锐沉声喝道。

  王浩泽点点头,带着那些保镖簇拥着察尔科夫斯基进入别墅地下室的安全房。那里距离地面有二十多米,全钢筋混凝土结构,就连飞机轰炸都没有问题。

  察尔科夫斯基惊慌失措,在几个贴身保镖的簇拥之下去了地下室。林锐立刻冲进了监控室,问将岸道,“立刻清查人员损失,我要确定袭击者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奇怪,没有人员损失。”将岸皱眉道,“我查过了,所有人员都没事。正在按照预定方案收缩防御。”

  “没有人员损失?”林锐皱眉道。

  “是的,医用手环能够明确标记每一个安保人员的生理数据,没有任何问题。”将岸回答道。

  林锐神色一变,立刻道,“终止所有人员的行动,让他们待在原位。”

  “你怀疑这只是一次试探?”将岸立刻反应过来。

  “是的。”林锐拿起通讯器沉声道,“撤销预定的回防计划,各单位返回原位待命。继续保持区域警戒。”

  他放下了通讯器道,“既然没有人员受伤,就证明袭击者没有通过我们构筑的防御体系。他应该是用了某种手段,制造爆炸事件,用于试探我们的反应。如果我们把人员撤回庄园,就正中了他们的诡计。他们判断出我们的行动规律。”

  “好险。”将岸神色一凛。

  “报告,我们找到爆炸来源了,在庄园内发现了这个。”一个保镖走进来,把一件还带着余温的爆炸残片放到了桌上。

  “这是……”将岸皱眉道。

  “装有小型爆炸装置的气球。袭击者就打算用这个试探我们的虚实,今天风大,他在远处施放这种涂成了黑色的氢气球。当气球飘到庄园上空的时候,通过遥控引爆了气球。气球坠落之后,气球下吊装着的小型爆炸物在庄园附近的地面上形成了二次爆炸。”林锐沉声道,“这个人一定就在附近观察着一切,想弄清我们的应急防卫情况。”

  “好在你及时反应,我们才没有让周边警戒的保镖们回防。”将岸点头道,“否则我们所有的防卫动向都会被对方摸清楚。根据风向和风速,对方的观测位置应该是在东面。是不是要组织人手进行追击。”

  “不!即便是我们现在赶过去,对方也应该走了。”林锐缓缓地道,“对方不是一般人,他看到我们没有对他的试探做出应有的反应,应该立刻意识到我们识破了他的诡计。”

  “那我们是不是解除警报?”将岸道。

  “先解除警报吧。”林锐皱眉看了一下爆炸的残片,转身道,“找个人去把朴东相叫过来,他对爆炸物比较有研究。我需要他看看这个爆炸残片,看看他能不能发现什么。”

  很快韩国人朴东相就来了,他看了看这些爆炸装置的残片,凑到鼻子下闻了闻。皱眉道,“有点意思,用的是装药量很小的*********。但是引爆装置很特别,采用的应该是撞击式引信。这样在气球爆炸之后,爆炸物落地撞击,引起爆炸。这个引信用的是某种小型炮弹的引信改装的。”

  “哦?这种引信有什么特别?”林锐皱眉道。

  “一般大型炮弹的引信是有保险的,不是已经碰撞就会爆炸。而是在炮弹出膛之后在膛线作用下高速旋转,才会解开保险。所以这引信显然不是大型炮弹,而用的是小型迫击炮引信,因为这个用的是旋翼保险。”朴东相皱眉道。

  “旋翼保险?”林锐皱眉道。

  “是的引信头部那个涡轮风扇一样的装置,学名是旋翼式炮口保险解脱装置。是一个由尼龙或铸铝制成的空气涡轮。其原理是引信的击针和****并不在引信中轴线上,而是由回转体错开相连。

  当炮弹发射后,弹丸飞行的迎面气动作用于涡轮上的几个小翼面,使引信内部的回转体做水平旋转,回转体带动处于保险状态而错开的击针和****回转到引信轴线上。相互对准对正,炮弹引信就处于待发状态,从而达到炮弹飞出炮口三十米以上再解除保险的目的。”朴东相道,“而爆炸物从空中自由落地,就和迫击炮弹由空中落下的原理相似。”

  “看来,这个人对这类常规武器相当了解。”林锐皱眉道。

  “是啊,结合前几次的刺杀行动来看,这个刺杀者绝对不是普通杀手,而是某个军事组织成员。”朴东相点头道。

  林锐考虑了一下道,“不过这样也好,经过了这次的试探,起码在短期之内庄园应该安全了。他们现在应该知道,在如此严密防护之下,武装突袭庄园的难度太大。所以一定会设法想其他办法下手。”

  “还要来?”谢尔盖皱眉道,“看来这个察尔科夫斯基真的是很招人恨。”

  “你觉得经历了两次失败刺杀,还敢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来试探庄园防御的人,会肯这么容易罢手么?”林锐皱眉道,“绝对不会!所以既然这条路走不通,他们就会尝试其他方式。”

  “什么方式?”谢尔盖皱眉道。

  “不能直接武装入侵,那么就可能是一切非直接接触的暗杀方式。”林锐缓缓地道。“比如毒药,爆炸物。或者趁着目标人物外出的时候,在中途组织截杀,都有可能。要想存心暗杀,有太多方式了。”

  “刚才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警报解除了?”托尔多走进来道。

  “察尔科夫斯基先生呢?”林锐皱眉道。

  “他还在安全房,外面有人守着。他想让我上来看看,刚才的警报为什么突然解除了,突然的爆炸又是怎么一回事?”托尔多皱眉道。

  “没事了,让他**睡吧。至少今天,将太平无事。”林锐缓缓地道,“没人有突破我们的防御部署,这只是一起敲山震虎的试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