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逍遥派> 第2692章 解释说辞
  “别说这些了,霍炼,‘齐发国际游戏仙钟’我已经带来了。”说着,武玄苍右手一翻,只见他的手掌心出现了一个通体洁白,像是某种极品宝玉铸成的小钟。

  “你们的呢?”武玄苍又问道。

  黄逍看了霍炼一眼,看到霍炼将‘齐发国际游戏神塔’拿出来之后,他也是没有迟疑,也拿出了‘齐发国际游戏鬼碑’。

  其实对于将‘齐发国际游戏鬼碑’给别人看,黄逍内心还是有些担忧的。

  那就是‘齐发国际游戏鬼碑’内部有神识的存在。

  他怕其他人会注意到,然后会看出其中的一些玄机。

  对此黄逍并没有什么好办法。

  现在他们要看,自己无法拒绝,否则就不可能得到剩下的两件至宝。

  “希望不要出现什么意外。”黄逍内心暗暗想道。

  还有就是自己已经想好的解释说辞能够派上用场。

  “这就是‘齐发国际游戏鬼碑’和‘齐发国际游戏神塔’?”静落师太问道。

  其实大家心中都明白,她还是忍不住问道。

  毕竟以前想要见到其他的至宝是不可能的事。

  也就是现在为了对付夔雍,这才有了可能。

  “拿去看吧,给你们一个时辰时间。”霍炼直接将手中的‘齐发国际游戏神塔’抛向了武玄苍。

  黄逍同样将‘齐发国际游戏鬼碑’抛给了武玄苍。

  武玄苍接住两件至宝之后,有些惊讶道:“霍炼,你真的不担心我们拿到之后,不还给你。”

  “你们要是这么做,那咱们的结盟就此作罢。”霍炼淡淡地说道,“不管怎么说,我和黄逍两人在对付夔雍的时候,应该也算是一股不小的力量吧。如果你们无所谓的话,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

  武玄苍哈哈一笑道:“可少不了你们两个。霍炼,既然你这么信任我们,你放心,我们既然答应借给你,就会借给你。至于你和黄逍的至宝,我们只是看一下就可以了。不过,这一个时辰太短了。”

  “恩?”霍炼眉头微微一皱。

  “我也不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三个时辰。”武玄苍伸出三根手指道,“我们需要三个时辰好好看一下,毕竟我们这边有五个人,一个时辰还是不够的。”

  “好,那我就等三个时辰。”霍炼说道。

  只要能够得到‘齐发国际游戏仙钟’,不要说三个时辰,就算武玄苍说三天,他也会答应。

  “这就是‘齐发国际游戏仙钟’?”樊浊浪惊叹道。

  他和左丘漱先看‘齐发国际游戏仙钟’,毕竟他们两人以往可不曾见过。

  武玄苍三人先看‘齐发国际游戏鬼碑’和‘齐发国际游戏神塔’。

  当武玄苍拿着‘齐发国际游戏鬼碑’查探的时候,忽然眉头微微一皱。

  “黄逍,你可曾发现‘齐发国际游戏鬼碑’有异样?”武玄苍看向了黄逍问道。

  “武前辈,不知道你指什么?”黄逍心中咯噔了一下,不过他表面上还是很平静地问道。

  “如果我没有感觉错的话,‘齐发国际游戏鬼碑’中存在着一些神识。”武玄苍说道,“‘齐发国际游戏仙钟’和‘齐发国际游戏神塔’中并没有这样的存在。”

  “是吗?”樊浊浪惊疑一声道,“当年我们天邪宗的‘齐发国际游戏邪晶’也不曾有什么神识存在。难道说是一些前辈的神识?”

  武玄苍的话瞬间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

  他们都是感应一下,都在‘齐发国际游戏鬼碑’中感觉到了其中有神识的存在,这些神识气息似乎都是不同的,显然不是出自同一人。

  “我也不是太清楚,不过这些神识对我来说还是有些好处的。”黄逍笑了笑道,“其中有神识是我弄的,我发现‘齐发国际游戏鬼碑’可以保存神识,所以就抓取了一个人的神识。利用这些神识,我想要参悟神识的攻击和防御之法。”

  “是吗?”左丘漱有些不相信问道。

  “左丘前辈,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黄逍说道,“你们会觉得这些神识会不会是哪位前辈留下的,甚至是制造这些至宝的前辈留下的?”

  “我还真有这个想法。”樊浊浪说道。

  不得不说,他们这些人都是有过这个念头。

  毕竟是至宝,什么事都有可能的。

  “如果是那些前辈留下的神识,我可不会交出‘齐发国际游戏鬼碑’。”黄逍轻笑一声道,“这样的秘密最好是我知道就行了。其实当时我得到‘齐发国际游戏鬼碑’的时候,里面就有一些神识了,那些神识大概是酆阖弄的。你们应该能够感觉到,这些神识其实比诸位的要弱不少,这样的神识岂能是那些制造至宝的前辈留下的呢?所以我是不会这么认为的。”

  “这可难说了,毕竟是过去了太久,神识变弱也是可能的。”静落师太说道。

  “有理。”渡恒禅师赞同道。

  黄逍愣了愣,不由苦笑一声道:“诸位前辈,你们要是这么说,我还真的难以反驳了。酆阖弄的那些神识我是不大清楚到底是何人的,不过从这些神识的气息看,应该是鬼灵宗中人的,隐隐带有鬼气。”

  “不一定吧?或许是其他人的神识,因为在‘齐发国际游戏鬼碑’中才沾染了鬼气气息呢?”樊浊浪说道。

  “我抓取的那道神识是范厉牙的。”黄逍说道,“范厉牙是鬼灵宗的高手,他的神识气息隐隐和其他神识有些相似,都有鬼气的气息。”

  “范厉牙算哪门子高手?”樊浊浪说道,“如果真照你这么说,那其他神识还真的会是鬼灵宗中某些人的神识。不过,我们怎么知道你说的话是不是真的,比如范厉牙的神识,他的神识你又是如何得到的?”

  “范厉牙当时曾被关在天魔堂一段时间。”黄逍说道。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我有得到过消息,他曾被释痕抓住。”武玄苍笑道,“难怪我觉得里面一道神识气息好像有些熟悉,现在经你这么一说,可以确认就是范厉牙的神识。”

  “真的?”静落师太和渡恒禅师看向了武玄苍。

  “真的,你们没有和范厉牙接触过,可能不大清楚他的气息,我可是见过他的。”武玄苍说道。

  “这么说,我也是觉得其他的气息隐隐有种熟悉的感觉。”樊浊浪眉头一皱道。

  “你也有这样的感觉吗?”左丘漱说道,“难道说这些神识的主人,我们也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