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逍遥派> 第1354章 葬身之地
  长孙悠月现在对黄逍的实力有些把握不住了,她对黄逍实力的印象差不多停留在当时接触的时候,可是刚才听黄逍的口气,他甚至想要和庞毅等人过招,那么这实力自然非常强悍了,也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弱吧。

  对方是一个‘虚武之境’的高手,击败是没什么可能了,那么至少也得有保命的手段才是。

  自己对上晁矍,她可不会怕。

  就算不敌,难道同境界的晁矍还能杀得了自己?

  “你自己小心。”黄逍朝着长孙悠月笑了笑道,示意她放心。

  然后又是转头看向了那个老头道:“一个‘虚武之境’的老头罢了,没有什么问题。”

  “好大的口气,临死前倒也让你知道你死个明白,老夫‘堕落帮’帮主姚虬,为什么找你,你心中应该很清楚。”姚虬冷哼一声道。

  “若是不敌,你找机会赶紧逃离,我是‘碧水宫’的人,他们还不敢将我如何。”长孙悠月传音给黄逍道。

  她还是担心黄逍,如果换做她面对这样一个‘虚无之境’的高手,或许能够抵挡几招,不过,也得马上逃离,否则一旦被拖住,那就迟了。

  “放心,我心中有数。”黄逍传音道。

  “口气大不大,等下你就知道了。”黄逍回应了姚虬一声道,“没想到你这个‘堕落帮’帮主都是亲自出马,看来我的面子还真是很大啊。不过,你都这么大岁数了,儿子岁数那么小,那个真是你儿子吗?不会是隔壁家的吧?”

  众人稍稍愣了愣之后,都是反应了过来。

  长孙悠月眯着眼,掩嘴轻笑了一声,而小青却是完全不顾形象大笑起来,这也太搞笑了,这真是赤的嘲笑和羞辱。

  晁矍的嘴角不由抽动了几下,显然也是在笑,不过姚虬怎么也是自己这边的人,还得给他这个面子,所以忍的够呛。

  姚虬脸色铁青,他没想到对方说话如此恶毒。

  “我马上就会让你知道,‘虚武之境’可不是你‘半步武境’能够理解的。”姚虬额头青筋暴起怒道。

  “那我倒是有些期待了。”黄逍不以为然地说道。

  黄逍对‘虚武之境’的高手还真的是没有太大的敬畏之心,他手上可是有着好几个‘虚武之境’高手的性命。

  虽然说当时能够杀他们情况特别,但是这也导致黄逍对‘虚武之境’的高手并不会太过惧怕,尤其是现在,他的功力大增,甚至还想和‘虚武之境’过过招。

  现在有人送上门来,黄逍心中还是有些兴奋的。

  这个可不是那些‘虚武之境’中强大的存在,那些强大的存在,自己不是对手,现在只是一个刚刚踏足‘虚武之境’的罢了,正好检验一下自己现在的实力。

  “小姐?”小青心中还是有些担忧地问道。

  她内心当然是相信自己小姐的实力,可是对面的同样是年轻一辈中的奇才,她内心有担忧实属正常。

  “你退远点。”长孙悠月说了一声道。

  小青在这里根本帮不上什么忙,所以长孙悠月就不想让她参合了。

  长孙悠月倒是不担心小青的安危,至少自己还在的时候,他们还不会动小青。

  再说,小青的实力恐怕也不会被他们看在眼中。

  长孙悠月将自己腰间的佩剑提起,然后缓缓抽了出来。

  这柄长剑剑身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一层淡淡的水蓝色光晕,显得有些朦胧。

  小青接过剑鞘之后,便迅速跑开了。

  “好剑,‘幻水剑’果然不愧是‘碧水宫’的神兵利器之一啊。”晁矍看着出鞘的‘幻水剑’不由感慨了一声道。

  长孙悠月轻轻挽了一个剑花,淡淡地说道:“过奖了,你们‘魔殿’的‘齐发国际游戏魔刀’仿刀那才是真正的神兵利器。”

  晁矍脸色闪过一丝怒意,他觉得长孙悠月这是对自己的嘲讽。

  长孙悠月口中的‘齐发国际游戏魔刀’仿刀可不是那些江湖中随便什么样式相似的仿刀,那是通灵的仿刀,自己‘魔殿’中也就是只有五把。

  自己在‘天魔堂’的地位虽然还可以,但是和那些真正有地位的相比,差距不是一点两点的。所以以自己现在的地位又怎么可能得到那样五把通灵的仿刀呢?

  自己手中的虽然也是‘齐发国际游戏魔刀’仿刀,但是也不可能通灵,只能说自己的是铸造大师用罕见的矿石精心打造的,也算是一柄宝刀了。

  长孙悠月还真的没有嘲讽晁矍的意思,她也就是这么随口一提罢了。

  她们‘碧水宫’真正的神兵利器可不是自己的‘幻水剑’,而是‘莫邪剑’。

  自己的‘幻水剑’虽然不错,但是宫中同样等级的还是有不少把的,这都是‘碧水宫’历代收集和打造的,也是极其珍贵的宝剑了。

  算起来,她‘幻水剑’应该会和晁矍的仿刀相似,他们两人在各自门中的地位相似,实力相似。

  其实真的要比,长孙悠月的‘幻水剑’应该还是会比晁矍的仿刀珍贵一些,像晁矍的仿刀在‘魔殿’中数量虽然不多,但是也不算太少。

  只是,兵器的这点差距,基本上不影响两人的胜负,最后还得看各自的功力。

  “小心了!”黄逍见长孙悠月准备和晁矍动手了,便给她传音了一声之后,又是看向了那个老头姚虬说道,“老鬼,放马过来吧!”

  姚虬嘴角的胡须都是不由抖了抖,这是被气的。

  不过更加让他气愤的是,此人说完便掉头就逃开了。

  这样的反应出乎了众人的意料。

  尤其是小青,她愣愣看着黄逍的身影远去,不由狠狠跺了跺小脚道:“无耻,无胆鼠辈~~~”

  长孙悠月到不这么认为,要是此人真的和自己是萍水相逢的人,那么他这么做无可厚非。在强敌面前赶紧逃离,那是最明智的选择。

  可是此人是黄逍,她不认为黄逍就这么逃走了,她内心相信黄逍。

  她心中唯一的不解是,黄逍该用什么方法对付姚虬,怎么才能够在姚虬手中逃得性命。

  毕竟姚虬是真正的‘虚武之境’高手,黄逍或许能够和他交手,可是想不要击败姚虬基本是不大可能的。

  看到长孙悠月的神情有些变化,晁矍还以为她为那人丢下她逃走而气愤。

  于是笑道:“也好,闲杂人等离开了,接下来就让我和长孙小姐多多亲近。”

  长孙悠月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冷声道:“希望你的功力足够,否则我等下定会撕碎你的嘴。”

  “哈哈~~来吧,我早已准备好了。”晁矍哈哈大笑一声道。

  大笑间,他也是将自己的仿刀抽了出来。

  言语上有些轻佻和不经意,可是晁矍内心没有一丝的轻视长孙悠月之意。

  毕竟长孙悠月是‘碧水宫’的年轻高手,和自己是齐名的,岂能小瞧?

  姚虬心中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个姓凌的速度竟然这么快,自己差不多是全力施展轻功了才能够和他拉近距离。

  不过,惊讶归惊讶,也就是小半刻钟就能够追上了,到时候还是死路一条。

  “恩?”姚虬猛地朝前一冲,然后停了下来。

  因为刚才还在飞奔逃窜的黄逍忽然停了下来,这让他一时间有些措手不及。

  “很好,看来你是知道这逃下去也是没有任何的意义,接受现实了吧?”姚虬冷声道。

  黄逍没有回答姚虬的话,而是转身看了一下自己逃来的地方,刚才也就是跑了小半刻钟,因为速度够快,离刚才那里也是很远了,完全看不到长孙悠月等人了,至少是有数十里地。

  “这里的风景不错啊,有山,有树,哦~~”说着,黄逍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条小河说道,“还有水!恩,最重要的是,这里清静,没有人。”

  “山清水秀,风水不错,这里是清静,不过你死在这里也不会有人知道,你这是给自己挑葬身之地吗?”姚虬冷哼一声道,“不过你恐怕是想多了,老夫丧子之痛尤其是杀了你就能够化解的?你还想要有葬身之地吗?老夫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这么狠?”黄逍淡淡地问道,“做人还是留有余地比较妥当。”

  “哼,老夫做事何须你说?老夫做事从来不留余地。”姚虬怒道,“今天便是你的死期,我的儿啊,你死的好惨啊,可惜为父不能够找真正的仇人报仇,我恨啊~~~”

  黄逍听到这话,眉头一掀,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这笑声令姚虬更是怒上加怒。

  “看来也就是一个欺软怕硬之人啊,做事不留余地,你又在怕什么?你怕那些人,连自己儿子的仇都不敢报,不敢找真正的凶手,因为他们来头都是不小,难道就不怕我身后也有什么背景吗?可笑!”黄逍继续说道。

  “你倒是说出来,看看是不是我不敢动的门派。”姚虬喝道。

  被人揭开心中的伤疤足以让姚虬恼羞成怒了。

  他心中觉得此人不会有什么大背景,否则晁矍不可能一点印象都没有。

  他虽然是一帮之主,但是论对江湖的了解,哪能比得上晁矍。

  晁矍在‘天魔堂’的地位还是很高的,知道的事情不知道要比自己多多少。

  所以说,当晁矍都没有觉得眼前这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后,他心中便没有什么顾虑了。

  真要是有什么来历,晁矍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像那个女子,晁矍便认出对方是‘碧水宫’的人。

  黄逍装模作样的思索了一番,然后双手一摊道:“好像真的说不出什么可以让你害怕的门派。”

  “那么你就乖乖受死吧。行走江湖,实力为尊,肉弱强食,这点你应该有觉悟。”姚虬冷声道。

  对方的回答没有出乎自己的预料,谅他也没有什么背景。

  不过,他也是太呆蠢了吧,就这么直接承认了。

  要是自己,怎么也得诈一下,或许还能够让自己怀疑一下。

  “你说的没错,行走江湖,实力为尊。”黄逍咧嘴一笑,而后话锋一转道,“这里清静无人,是杀人的好地方,就像你刚才说的,死在这里恐怕不会有人知晓了。不过,我觉得你可能是会错了意,这里并不是为我挑选葬身之地,而是……”

  说到最后,黄逍伸手遥遥一指姚虬。

  姚虬明显是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对方这个时候还有这个心思,这是想要杀自己?

  可笑,真是太可笑了。

  一个‘半步武境’想要杀自己这个‘虚武之境’的高手?

  不过,姚虬并没有愣多久,心中也没有想多久。

  因为他忽然发现,对方遥遥一指之间,一道指劲已经破空而至。

  “雕虫小技!”姚虬岂会将这么一道明显的指劲放在眼中,随手一拍,一道劲风击出,想要将这道指劲震散。

  “咦?”当自己的这道劲风快要触及对方的指劲时,他惊讶地发现,这道指劲竟然迅速拐了个方向,绕开了自己的劲风,让自己的劲风击空。

  让自己的劲力改变方向,这样的手段并不算什么。

  这算是一种出奇制胜的手段,让对方防不胜防,猝不及防之下,还是有不小的奇效。

  可是那也得看对谁施展了,这样改变后的劲力往往会威力大降,能够有原有两三成的实力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本来就是一个‘半步武境’,再加上这样的削弱,这一道指劲自然不会被姚虬看在眼中。

  他甚至可以毫不抵挡,这道指劲击中自己也无法击破自己身上的护身真气。

  只是,作为一个江湖中人,麻痹大意的想法还是不能有的。

  姚虬作为一帮之主,纵横江湖这么多年,看多了江湖中的恩怨仇杀,也看过许多因为大意而乐极生悲身死的人。

  很多时候,这些人就是太小瞧对方,才会有意外发生。

  这个江湖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人心叵测,不得不防,不得不小心谨慎。

  这也是姚虬能够活到现在的一个原因了,还能够成为一帮帮主,谨慎小心是必不可少的。

  所以,他就算知道这道指劲不会对自己造成什么伤害,还是再次拍出一道劲力,想要击散指劲。

  ‘嘭’的一声,自己的劲力终于是和这道指劲击在了一起。

  就在这两道劲力撞击发出巨响的时候,姚虬闷哼了一声,身子不由后退了一步。

  他的脸色满是震惊之色,他震惊于这道指劲的威力。

  按他刚才的推断,这道指劲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威力。

  这威力虽然还不能伤到自己,但是出乎了他的意料,这反震之力甚至让他情不自禁后退了一步。

  刚才要不是自己小心,再次击出一道劲力,否则自己恐怕要被这姓凌的小子阴了,就算伤不了自己,也能够让自己狼狈。

  以姚虬的年纪,黄逍现在这个中年模样在他看来,当然算是一个小子,一个小辈。(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