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兽性总裁的小猎物> 2828王飞飞的劫难
  “我真是没想到,你会被这么一点点录音打败,你自己也没想到吧。”叶水墨擦了擦墓碑上的照片,轻声道:“宝贝,妈妈已经把欺负你的坏人给捆来了,你要是泉下有知,一定很开心吧。”

  王飞飞撇过头不去看墓碑上的笑脸,却被人揪住头发硬生生扯了过来。

  她吃痛,同时尖叫着挣扎要离开,整齐的头发被弄得狼狈散乱,被叶水墨压在地上。

  “叶水墨,你以为我不难过吗!她也是我女儿,你以为我真的铁石心肠到这个地步。”她哭喊着挣扎而起,脸上的妆容都被弄花。

  “她不是你女儿,劲宝的妈妈只有我一个!”叶水墨恨恨道,“我要你在进宝面前道歉,抽自己巴掌!”

  “你真是疯了。”王飞飞跌跌撞撞爬起来。

  “我是疯了,很快要你见识到,我还能疯到什么程度。”叶水墨冷冷道:“反正我已经疯过一次了。”

  “你真的会把录音给我?”

  “当然。”

  王飞飞颓然跪下,对着墓碑扬起手,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她转了个方向,对着叶水墨。

  “我承认,之前不应该推劲宝,但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你把录音给我。”见叶水墨无动于衷,她跪着往前挪几步,“请你把录音给我,我全部身家都赌上去了,绝对不能让马俊知道。”

  叶水墨居高临下看着,伸手将录音笔丢到远处,王飞飞立刻起身飞奔过去,拿到录音笔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内容都消了,再回头,叶水墨已经走了。

  她冲到墓碑前,看着那张笑脸,想将满腔怒火发到墓碑上,这样一定能够最直接的让叶水墨生气,但扬起的高跟鞋最终还是没放下去。

  她开始害怕。

  更害怕的还在后面,叶水墨居然单独把车开走了,连带着把她手机钱包也带走。

  没想到对方做得那么绝,王飞飞走了好几个小时的路,从穿着高跟鞋到脱鞋在泥地上走,最后终于拦到计程车,回家的时候车费还是保姆先代付的。

  她气得要爆炸,在房间里乒乒乓乓的摔了好一阵东西,弄得平常脾气很好的马俊也有些莫名其妙。

  叶水墨给王飞飞的录音并不是原文件,真正的文件还在她手里。

  而马舒雅的帮助,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她帮着叶水墨等人约到了马俊。

  马俊的脸色是病态的苍白,这让叶水墨不禁想到马舒雅之前的猜测。

  而听了那段录音,马俊的脸由青便黑,再由黑色转白,甩手就砸了个花瓶。

  他拿出手机分别打电话给王飞飞和赵天涯,并没说什么事,不过声音都快结出冰。

  王飞飞听得声音不对,所以即便是在工作,她也立刻决定马上回家。不是没想过叶水墨那件事,但心里又隐约觉得对方不是那种人。

  斗了那么多年,她自认为已经摸清楚叶水墨的性子,那个女人就是传说中的大好人,既然是答应了,应该不会出尔反尔才对。

  家里,赵天涯比王飞飞早些到,看到老板脸色很差,有些摸不着头脑。

  马俊把录音的内容放出来,看到对方骤变的脸色,道:“这是飞飞给我的。”

  “那个女人在搞什么神经!”赵天涯一点都不怀疑,毕竟之前对方已经有过一次前科,而且当时就他们两个,如果不是王飞飞录音的,那还有谁。

  听到他的话,马俊脸色骤变,拿起烟灰缸便砸了过去,砸完后气喘嘘嘘的,“你们两个贱·人!”

  还有什么比头上顶着一片草原来得气人,一想到之前那么久这两个人都在眼皮底下亲亲我我,马俊就觉得全身都是绿色。

  “老总,你别生气。”赵天涯也不敢动,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你先进去。”马俊冷着脸看着表。

  赵天涯犹豫了会才抬脚走进隔壁小房间内,然后就看见坐在沙发上怡然自得的人。

  叶水墨给刘强使眼色,刘强狰狞笑着,上去就把赵天涯五花大绑。

  接下来来的人不是王飞飞,而是叶淼。

  工作完了想回家和老婆亲亲,结果发现老婆带着人上门报仇去了,之前却是悄无声息的一点信息都没透露,这种不爽谁懂!

  “马总,睡不好?”

  马俊哼了一下,他这哪里是睡不好,是被气成这样的。

  “老公?”叶水墨蝴蝶一般冲过来扑进他怀里。

  马俊气得鼻子都要歪了,这两个人能不能节制一点,顾忌一下他这个被戴绿帽的人!刚才还能喘气,现在是真的喘气都快喘不上了。

  叶水墨在叶淼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了一阵,叶淼点头,理了理袖子,“打扰,你忙你的,不用招待了。”

  谁要招待你们啊!现在我要处理家事,你们一个个就像是来做客的究竟是想怎样!

  马俊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进刚才的房间,是真的气得鼻子都快歪了。

  王飞飞一进门,就看见脾气一向很好的老公冷冰冰的坐着。

  “老公,怎么了?人家还在工作,特地赶回来的,就怕你身体忽然出事呢?”

  “赵秘书呢?”

  “赵秘书?不知道啊。”

  “不知道,你们不是很熟吗?”马俊冷笑。

  王飞飞心里一咯噔,笑得很勉强,“你说什么啊,就是普通的工作关系。”话刚完,马俊就把录音放出来,呻·吟·声在室内格外刺眼。

  那个女人言而无信,王飞飞此时想杀了叶水墨的心都有。

  “我那么相信你,你就是这样胡来的。”马俊咆哮,一把把录音笔摔在墙上,“不知羞耻!”

  “老公,你听我说,一切都是有原因的。”王飞飞绞尽脑汁,现在只想着怎么办锅甩掉,“我承认自己也有错,但都是赵天涯,那个男人设计骗我上床,这录音笔一定也是他准备的,我们当时在海上,只有他一个人,肯定是他故意的。”

  “这么说都不是你自愿的?”

  “从第一次开始我就是被逼迫的,他想用这件事离间我们夫妻,你要相信我,如果你信他的话,这个男人就得手了!”

  房门被推开,赵天涯被绑成粽子一般的被推出来,眼睛死死的看着王飞飞。

  马俊冷笑,“现在是要狗咬狗么?”

  “老公?”王飞飞吓了一跳,她没想到赵天涯就在这里,顿时瘫倒在地上,心乱得无法述说。听到高跟鞋的声音,她茫然抬头。

  叶水墨眼神冰冷,报复并不能让她快乐,反而将以前的种种悲伤仇恨都激了出来。

  马俊冷冷道:“你先出轨在先,可不能怪我,公司的事你暂时不要管。”

  王飞飞最怕的事出现了,当初为了p市计划,她把股份都给了马俊,就是要换取对方的信任,拿到可以掌控p市计划的权利,但是现在已经被叶水墨都给搅合了。

  顾不上那个女人,她飞扑到马俊身边,“老公,你听我说,只是一次小错误而已,原谅我好不好,我们是夫妻啊。”

  马俊甩开她,看着她踉跄的摔在茶几上,手也磕破了,眉头一皱,还是什么都没说。

  接下来就真的是人家的家事了,叶淼拉着老婆出门。

  “这件事也已经完了,我打算带你去国外散心。”

  “还没完。”

  叶水墨冷着脸,“还不够,至少我觉得她的惩罚还不够。”

  叶淼皱眉,“老婆,听我说,马俊是个很传统的男人,若是没看错,他会和王飞飞离婚,一旦离婚了,王飞飞就会一无所有,这样已经够了。”

  “还不够,我要确定她一无所有。”叶水墨冷下脸。

  面颊被掰过,叶淼认真道:“醒醒,不要沉浸于报仇之中。”

  他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叶水墨默默点头,这种没有明显答案的回应让他心很不安,他不希望老婆把事都专注在王飞飞上,这就意味着她还未从过去解脱,如果太过沉迷于过去,又生病了,那又该怎么办?

  傲雪很关心这件事,王飞飞的现状自然也会借由叶水墨的口知晓,而叶淼的态度截然不同,她觉得这一点完全不够。

  “这一点完全对她造不成伤害,她要受到更多的惩罚。”

  “更多的惩罚。”

  “没错,每个人能够承受的惩罚是不同的。”她往杯子里注水,“你看,你能够承受的惩罚限度是这个。”又继续往杯子里注水,“而我的可能到这里,至于王飞飞嘛。”她不断的往杯子里注水,直到水溢出杯子流到桌上。

  傲雪笑着拉长语调,“但是啊,有的人能接受惩罚的程度却很高,那么如何到达这个临界点呢?当然是不断的倒水,直到水溢出来,这样就一定能够伤害到她了。”

  她看了看手表,嘀咕一声,“应该要到了吧。”

  “谁?”话音刚落就看见王奇大步流星走进来。

  “傲阿姨。”

  “恩,幸好没迟到,迟到的男人最没有品位。”

  “干妈啊。”叶水墨不断用眼神暗示,她之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啊,干妈不会还想着撮合她吧。

  “你有没有想过,连俊飞集团一起打倒。”傲雪轻笑,“自从王氏和马氏合并之后,实际上叶氏也在腹背受敌吧,但是如果有王奇家族的帮助,叶氏就可以轻松的超过俊飞集团,把王飞飞最在乎的p市计划完全抢夺过来也没有问题哦。”

  王奇道:“没错,需要帮忙的话我会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