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狼与兄弟> 【3734】赛亚松的反驳
  赛亚松微微一笑,气势十足,他到底还是一个谈判高手,因为他话说到这的时候,老先生的脸色就更加的难看了,显然,如果所有的协议取消,那现在王赢和巴蛇完全可以立刻再回到赛亚松这里,再被赛亚松保护起来,这样一来的话,那对于他们来说,是更加沉重的打击了。 

  老先生气的整个人身体都有些发抖了,他罕见的暴怒,猛的一拍桌子,起身,伸手一指赛亚松“赛亚松,你欺人太甚!你和王赢勾结到一起,狼狈为奸,我那么多兄弟的性命,都被你害死了,我告诉你,我和你没完,我们都和你没完!”显然落尘的事情,还是真的触怒了老先生的底线,他伸手指着自己“我就是一个普通老百姓,我想说的,都说完了,现在你要杀要剐,你随便,我等着!”老先生都带着他妈这两个字了,可想而知他现在内心是有多么的愤怒“所有人都要为自己的所有行为,付出代价。” 

  看着老先生如此的动怒,赛亚松从边上反而笑了起来“啊哈哈,哈哈哈!真有意思。” 

  赛亚松开心的大笑了起来,老先生这会儿从边上也是怒目相视,很快赛亚松从边上伸手一指自己“我赛亚松是什么人?我是什么身份?我和王赢确实是有些关系,私交还不错,但是如果你是我的话,你会再这种时候,选择放弃我这么多人子民的利益,去保护他吗?我会选择放弃这么大的利益,与你们结死仇,去帮着他吗?这样做的理由是什么,就是因为我们两个关系好,是吗?我赛亚松是这种不顾大局的人吗?” 

  “那王赢怎么去的喜鹊小镇,他怎么知道落尘他们再美赛小镇集合,他的人又是怎么绕过这么多眼线,兵分两路,犹如从天而降一样,围剿我们的人,就算不是你的问题,那也是卞宪的问题,你把他叫来,问问啊!” 

  “这是我,心平气和的,和你说的最后一句话,你听清楚了,如果这一句话之后,你再敢和我这个样子,我一定和你公事公办,我发誓,到时候随便怎么样,你们愿意当成是我再幕后搞鬼,那你们就来啊,不管发生什么,我都接受!但是你记好了我的话,从我们那天达成协议之后,我,还有卞宪,就没有再给王赢提供过任何一丝一毫的信息情报帮助,谁说谎,天诛地灭!”赛亚松说道这个份儿上也是真够诚意了。 

  果然,这一下,老先生也不吭声了,他一脸不可置信的盯着赛亚松,他也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许久之后,他从边上低头“对不起,赛亚松先生,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和我一般见识,我刚刚确实是有点失态了,主要,主要是落尘他们的事情,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内心里面也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所以才导致有点情绪失控,抱歉。因为我实在不觉得王赢,这样一个小混混,能做出来如此胆大包天的事情。” 

  “你们都不给他活路走了,他做出来什么事情不是正常的,狗急了还跳墙呢,更别提一个大活人了,胆大包天?王赢做过的胆大包天的事情,还少吗?你这算什么,说实话,如果你们当初不联合到一起,逼着王赢他们离开,也不把金三角封锁的那么死,把甸那边的路也堵得那么死,兹当给他们任何一点生存空间,他们都不会这样的,是你们一点点的活路都不给他们了,那他们就只能玩命了,不是吗?” 

  “这还不算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你们一直再错估,低估他们的势力,尤其是再低估王赢的能力,你们觉得王赢离开我,就不堪一击了,你们觉得王赢离开我,就一点点信息情报都没有了,但是你觉得可能吗?王赢再金三角混了多少年,他可能连自己一点点的眼线都没有吗?就算是他的眼线不多,他可以联合巴虎他们的仇人不是吗?好比戴特,他们突袭的喜鹊小镇,是戴特曾经起家的地方,他对于那里了如指掌,好比大恶,他们对付的美赛小镇,也是大恶曾经的老巢,王赢不知道还联合了多少人,再加上他自己原本就有 

  的消息渠道,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其实也很强悍。” 

  “我这边还得到了消息,再王赢他们露面的同时,至少有接近一半儿数量的巴虎他们的人线,都被王赢的人做掉了,这些人线的消息,全都是王赢自己掌控的,并不是我给他的,他切断这些人线,就是为了断掉巴虎他们的情报线,断掉你们的情报线,虽然他不能一下全都切掉,但是就冲着他这雷霆万钧的这一下,搞掉这么多人线,你就想想,王赢再金三角有没有属于他自己的势力,自己的眼线吧。” 

  “我告诉你,王赢这个人,这么多年,不是白混的,而且他一直很少和别人展露自己的东西,能用别人的,就用别人的,他用我的消息线,用了这么多年,在这期间,他自己会闲着吗,他这种小心谨慎多疑的人,会把所有的救命稻草都留在我这里吗?显然不会的,所以他一定是有自己消息网的,而且这个消息网,规模不会小,他再金三角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了,从当初乌克托还在的时候,他们就在斗,斗到现在了,又是五鼠,又是张超,那会儿这些人和王赢都是不死不休的关系啊,尤其是张超那会儿,虎豹穴的势力多大,王赢再这么强悍的追杀下,还能活下来,你说王赢自己再金三角没有眼线吗?只不过他是不愿意用而已,现在他没有办法了,他所有的退路都被你们切断了,所以他只能玩命了,要么他们也不能那么去拼,都到了玩命的时候了,那他所有压箱底的东西,肯定也得都拿出来了,这很正常。” 

  “他们不是说在不断的吸纳新人,然后锻炼,扩军,他们从头到脚就是巴蛇那五千精兵还有王赢这一只狼牙,打死一个就少一个,打丢一个就丢一个,他们没有落脚点,那就没有办法稳定的扩军发展,那没有落脚点,也找不到落脚点,那他们就只能打一个落脚点出来,但是亡魂山,他们打不了,易守难攻,巴蛇的老家那边,因为有蔡殇的关系,他们也去不了,杜将军也不松口,金三角这边,没有合适的地方落脚,只要落下来,就等于有了根儿,有了根儿,就得被你们围剿,其实他们是没的选了。” 

  “所以他们只能走最后一条路,玩命,你们一直觉得你们可以碾压他们,一直把他们当成丧家之犬,其实这个事情分怎么看,如果他们还有盼头有顾虑,那他们就是丧家之犬,但是如果他们没有盼头,没有顾虑了,那就是一群离开牢笼的饿狼,这群饿狼,现在就是见谁咬谁,见谁吃谁,他们只有两种情况可以停下来,第一个,是他们吃饱了,能睡个好觉,第二个,那就是他们被全部毁灭了,一个不留,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可能,已经停不下来了,而且我相信他们真正想吃的,并不是你们,是巴虎,是亡魂山,所以你们就算不出动人马,就从边上看着,他们也会和亡魂山,巴虎,拼个你死我活的,可是你们偏不,偏要插上一手,这一插,那王赢肯定更忌惮你们的战斗力,因为你们一插手,你们代表的就是巴虎他们最最强悍的战斗力了,就算是我是王赢,你是王赢,你要玩命之前,肯定也会想方设法的吞掉落尘这伙人的,对不对?” 

  “不找机会,第一时间,不洗任何代价,做掉落尘,就这群人的机动作战能力,真正的和巴虎他们汇合再一起了,那迟早会给王赢他们制造极其惨烈的伤亡,这么多人,就算是王赢的狼牙单独拿出来,也吞不掉落尘,也打不过,所以只能借着机会,借着人多,雷霆一击,一举吞下去,这样他们至少能安心点,接下来,王赢他们肯定会彻底撕破脸,不管不顾的继续血洗金三角了,他们会把巴虎所有的人脉,根基都洗出去,最后只剩下亡魂山的时候,再想办法强攻亡魂山,吞的掉亡魂山,他们还有活路,吞不掉亡魂山,所有人就都仍在那里了,他们最后一口气儿了,就看挺到什么时候了,当然了,如果这个时候,你们再出动一大批人马,断王赢这最后一口气儿,那这一口气儿,就都用 

  再你们的身上,也就不会用在巴虎他们的身上了。” 

  赛亚松说到这的时候,笑了起来“巴蛇外号疯蛇,这名字不是白来的,他手上的这五千人,是巴家这么多年,最后的一点根,最后的一点底子,这是一支真正的虎狼之师,而且,这一支虎狼之师,随时都可以变成一支死士,为巴家奉献一切,巴虎的虎威营当初再偷袭老太君大营的时候,就已经被消灭干净了,马特所有的下属,再那一场战斗之中,也给打没了,至于颜亮他们这些人手上的士兵,根本就不是巴蛇这群家兵的对手,战斗力差着呢,哪怕是巴虎他们现在的士兵,和巴蛇这群家兵硬碰硬也不是对手,说实话,我一直很想把巴蛇这一支人马招安呢,但一直没成。” 

  “巴蛇这一支虎狼之师五千人,再加上王赢和他手上的那一支从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经过千锤百炼的狼牙特战队,还有王赢和巴蛇的脑子,连带着巴蛇的智囊团。” 

  赛亚松说到这,再次的顿了一下“我现在就想知道,你们不惜一切代价的逼着他们不给他们活路走,想虐杀他们,现在逼到这个份儿上了,人家真的开始玩命了,你们拿什么和他们抗啊?就算是现在死了一千人,还有四千精兵,加上王赢的狼牙,谁在金三角能挡住这一群饿狼?亡魂山确实是天险,而且守备力量也是足够,但是他们敢随便的都出动吗,就算是他们出动了,那他们就一定能堵住王赢他们吗?这么多势力集合在一起,人数少了,那就是菜,人数多了,那可能就追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