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狼与兄弟> 2428 四处勒索的王赢
  这么多年了,纳楚狂在缅甸这么多年,敢在纳楚狂面前大喘气的人都少,现在居然有人再纳楚狂的面前,当着纳楚狂的面,暴打他的副官,还把他的整个中央营帐都给砸了,最主要的是纳楚狂从头到脚没有一点点的表示,这是让所有人都很惊愕的事情,也是让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事情,所有人都聚精会神的看着王赢,都不明白,为什么王赢敢这么做,他是疯了吗,嘬死也不能是这样嘬的啊。

  王赢也是实在是累了,这么半天,连打架带打砸还带射击的,把纳楚狂的整个中央营帐都给砸了,这一下也是真的累了,他额头的血迹还在往下流,他顺手擦了擦自己额头的血迹,他看着地上躺着的熊建东,脸上闪过了一丝凶狠,随即,他站了起来,奔着熊建东就过去了,这一下,他是真的动了杀心了。

  就在他走到熊建东边上的时候,纳楚狂从边上开口了“你敢从我面前杀了我的副官,我就把你大卸八块,然后把你扔出去喂狗!”纳楚狂也没有回头,声音更是平静。

  王赢站在熊建东的面前,琢磨了好一会儿,是顶风接着上,还是就这样见好就收,反正他的气也出的差不多了,王赢犹豫了片刻,还是没有再动手,随即他转头,看了眼房间里面的人,他伸了一个懒腰,房间的角落处,还有一个掉落在地上的水杯。

  他拿起来水杯,边上还有暖壶,自己给自己倒了点水,他自己大口大口的喝水,一边喝水,一边看着周围,也在休息,不一会儿的功夫,他自己休息好了,随即王赢起身,走到了纳楚狂的边上,伸手指了指纳楚狂手上的文件袋“那个什么,数字,还有卡号,都在里面呢,你打开最后一页,上面写着呢,二十四个小时内我要见到钱,我还有不少事情要做,那接下来,我就不打扰诸位了。”

  王赢笑了笑,转身就往出走,走到门口的时候,纳楚狂跟着开口“你想过你以后是怎么死的吗?想过自己的死法吗,应该会有很多种吧?”纳楚狂嘴角挂着笑容。

  “您心是真够大的,都是这个时候了,还能笑得出来。”王赢冲着纳楚狂拍了拍手,至于气人,他是真的有一套“我给你点个赞,纳楚狂将军,果然有大将之风!”

  纳楚狂这一下明显的急眼了,他咬住了自己的嘴唇,但是他给控制住了,如果这个时候,再让王赢给气的失态了,那脸上就更不好看了,他已经记不得自己多少年没有如此的受过气了,而且居然是被这样一个无名小卒,他满肚子的怒火,他现在也是完完全全的都在依靠着自己自制力来控制,不让自己爆发,一切大局为重,大局为重。

  纳楚狂从文件袋里面拿出来了最后一页,看着最后一页上面的数字,他冷笑了起来“你别做梦了,我可没有这么多的钱借给你,我最多能借给你一半儿,别忘记了,你还欠我不少钱呢,你欠我的钱,你还没有给我呢。”

  “是,我知道我欠你钱,就是因为我欠你钱,所以我才没有狮子大开口呢,将军,这里面已经去除了我们之前协议里面的那一部分钱了,将军!”

  “你都这样了,还没有狮子大开口,你什么样才是狮子大开口,你当我是印钞机吗,还是当我是金库?小兔崽子,你是不是疯了?穷疯了你了?”

  “说的对,将军,我还是真的是穷疯了!”王赢“嘿嘿”一笑“劳烦将军转账的速度还是要快点,二十四个小时,一分钱都不能少,谢谢了。”

  “我最多给你一半儿,之前我们两个人的债务一笔勾线,多一分钱,你都别想拿走。”

  “那你看着办吧,我既然来你这里,就是要把这些钱都带走的,少一分也不行,如果你敢少一分的话,那你干脆就一毛钱都不要给了,给也是白给,其实怎么算也是合适了,纳楚狂将军,一次性的买断,你稳赚不赔的,哈哈哈哈!”

  王赢大笑了起来,丝毫不退缩,他和纳楚狂之间的恩怨也是由来已久了,之前受了纳楚狂那么多的气,这一次他可是给自己出了一口恶气了“而且,你还得帮我做一个事情,到时候你就让残骸的人帮我做就好了,或者不放心的话,你让你的人帮我做,完事之后,咱们两个之间就两清了,不知道纳楚狂将军意下如何。”

  “你做梦吧!”纳楚狂从边上冷笑了一声“信不信我让你今天走不出这个大门?”

  、◎最I…新5`章,)节上e酷I◎网,

  “我既然敢一个人来,我就已经把最坏的打算都做好了。”说到这的时候,王赢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凶狠“用老子的一条命,别说换你这一只部队了,就算是换你纳楚狂这一个人,也是值的,来啊,光着脚的永远不怕穿着鞋的,老子还怕你不成?”

  王赢一口一个老子,一点也不惯着纳楚狂,他这是把能屈能伸的本事,已经发挥到了极致“二十四个小时之内,一分钱都不能少,少一分,都不行!”

  王赢说完之后,态度十分的强横“接下来需要你帮我做什么事情,我会告诉你的,做好了,咱们之间的所有的事情,也就告一段落了,日后我王赢再有机会落你手里。”

  说到这的时候,王赢微微一笑“任凭你处置,脑袋一颗,命一条,老子也不怕!哈哈哈哈哈哈!”说完之后,王赢自己转身就走,走到门口位置的时候,何辉还盯着王赢,王赢对于何辉,印象还是不错的,毕竟是自己大伯曾经的残骸指挥官,他拍了拍何辉的肩膀,绕过了何辉,再他的面前,还站着不少人,把门口堵得死死的“给我滚!”王赢怒吼了一声,接着上去抬拳就招呼,他是一点不惯着,谁挡在他面前,他就抬手招呼谁,这要是换成往常,估计王赢早都让人活活打死了,问题现在的情况就是纳楚狂都不吭声了,谁也不敢还手啊,生怕惹了什么大事情,王赢打着打着,从边上一个士兵手里面就把枪抢过来了“纳楚狂将军,麻烦让你的狗让让道!”

  听见这句话的时候,纳楚狂猛地一转头,往前冲了两步,咬牙切齿的,浑身上下气的都在颤抖,额头青筋爆闪,整个人已经完完全全的到了爆发的边缘了,他走到门口营帐的时候,看见了外面自己这么多士兵的时候,纳楚狂这才给自己控制住。

  他长出了一口气,伸手示意了一下,很快,外面的人群让开“谢谢咯!”王赢还笑呵呵的和纳楚狂打了一个招呼,自己哼唧着小曲儿,一脸无所谓,再周围无数纳楚狂士兵的注视下,就这样离开了纳楚狂的大营,没有任何人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这要是换成平时,一百条命也不够王赢这么折腾的,但是现在,所有人都不吭声了,似乎这一刻,所有人都被王赢的气场给震慑到了,王赢再纳楚狂的大营,已经不是什么生面孔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他,现在他又做出来了这样一个震惊了整个缅甸的事。

  再纳楚狂的中央营帐内,王赢已经离开了,纳楚狂依旧再原地站着,外面不少人都进来了,开始清理战场,熊建东也被人给抬走了,只有纳楚狂,从头到脚一言不发,他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眼前一黑,但是他下意识的就扶住了边上,他不能让周围所有人看出来自己的失态,他咬着牙,自己一步一步的往自己的房间走。

  何辉一行人都在边上跟着,再走到纳楚狂房间房间门口的时候,纳楚狂终于忍不住了,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随即他整个人愤怒的叫吼了起来“王赢,老子迟早要要你的命”

  纳楚狂撕心裂肺的愤怒叫吼声,周围所有人都听见了,不少人的目光还都看向这里,所有人现在其实脑子里面都是一个疑惑,这王赢到底做了什么事情,纳楚狂如此愤怒。

  在不远处,王赢自己开着车,哼唧着小曲儿,说实话,他从来没有感觉到,自己如此的安全,他开车直接就奔向了泰国,一晚上都没有睡觉,第二天清晨的时候,王赢到了泰国的清莱府,他自己驾车行驶到了一户别墅门口。

  再别墅门口的时候,王赢双手抱拳,和外面的警卫打着招呼“我想见一下别墅主人,您就说,张超的朋友来访。”王赢微微一笑,看着这个警卫回去禀告。

  几分钟以后,这几个警卫出来了,给王赢浑身山下搜了一个遍,王赢从头到脚就拿着一个文件袋,表现的十分淡定,这个文件袋不让人检查,只是放在了监控屏幕里面给里面的人看一看,果然,这些警卫也是真的没有检查。

  这一看就是泰国的一个达官贵人家中,王赢进去之后,在书房里面,看见了这位泰国高官,他的边上,还跟着一个中文翻译,王赢笑呵呵的双手抱拳“萨瓦迪卡!”

  他显得心情不错,把手上的文件袋放在了桌子上面“您好,沙旺先生,我一夜未眠,想先休息一会儿,麻烦您让我睡一个觉,这是我带给您的礼物!”

  说完之后,王赢把手上的文件袋放在了沙旺这里,自己转身就离开了,边上还有一个房间,王赢也不客套,也不管是谁的房间,躺下就睡,睡的十分的踏实,这一睡,从第一天上午将近中午的时候,直接睡到了第二天的早晨,也没有人来打扰王赢,第二天早晨的时候,王赢从卫生间里面洗了个澡,舒舒服服的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摆上了一身新的衣服,这一身衣服都是泰国人的衣服,王赢换好了衣服,虽然穿着不习惯,但是至少感觉还不错,很快,外面的仆人就进来了,带着王赢到了楼下的早餐用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