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极神王>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白帝的眼睛
  枫翼天谷!

  圣翼天炎雀族群之中。

  气势恢宏的大殿内部端的是金碧辉煌,黑色珍贵玉石铺成的地砖踩在上面有种说不出来的质感。

  这时,大殿之外传来一阵平稳的脚步声。

  一道颇具英气,身披银色圣甲的年轻男子随之踏入殿中。

  “属下齐狩,参见族皇大人”

  男子步入大殿中央,饶有恭敬的对着殿上之人行礼参拜。

  正殿上方,坐着一个身着帝王长袍的中年男人。

  此人眼角狭长,双眉与之须发皆是赤红之色,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圣翼天炎雀现任的族皇,溟灭。

  在,大殿的两侧,站着一众天炎雀族群的高层人员。

  看着走进来的齐狩,众人皆是眼角轻眯,脸上隐隐泛着些许戏谑之意。

  “齐狩统帅免礼!”溟灭淡淡的说道。

  “多谢族皇!”齐狩微微抬首,旋即问道,“不知族皇大人召唤属下前来有何吩咐?”

  溟灭并未回答,而是反问道,“齐狩统帅,本皇待你如何?”

  齐狩目光微凝,旋即回答,“族皇待我很好”

  “呵呵。”溟灭笑道,“齐狩,本皇一直都非常器重你,虽然你是凰沧的贴身护卫,但我仍旧对你非常赏识可你”

  溟灭声音一顿,眼神一凛道,“为何要背叛于我?”

  背叛!

  听着这两个字,大殿之上的众多族群高层皆是面露寒芒,一个个散发着冷肃的气息。

  而,齐狩却是一脸平静的站在原地。

  看上去没有半分慌乱之意。

  “族皇大人何出此言?属下不解”

  “哼,齐狩,你还在这里演戏?”一个身形瘦高的老者站上前来,指着齐狩喝道,“几天前,你是不是背着我们去了嚎哭深渊?”

  “是!”齐狩镇定的回答。

  “你难道不知道嚎哭深渊是本族的禁地?任何人没有族皇大人的指示就闯入者,都是大罪!”

  “我知道。”

  “所以呢?你去那里做什么?”

  “见凰沧陛下,想从他的口中套出大屠魔录的下落赠予族皇大人”齐狩仍旧是一脸平静。

  一听此言,众人的眼角皆是隐隐一缩。

  溟灭身形微微前倾,面露玩味之色。

  “如此说来,是本皇错怪你了?”

  “属下不敢!”

  “那,你说的大屠魔录呢?”

  “没有找到!”

  “哼,简直一派胡言。”那瘦高的老者大手一挥,指着齐狩骂道,“你这厮休得才这里演戏了,还真把我们当三岁小儿了么?”

  “信不信由你们,齐狩无话可说!”

  “呵呵,齐狩啊齐狩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吗?”那老者冷笑不已,旋即转身对殿上的溟灭道,“族皇,这齐狩怀有异心,留着绝对是个祸患,为了族内安稳,属下恳请族皇将其杀之后快,以儆效尤”

  “弘杉长老所言极是。”

  “说的不错,我支持弘杉长老的做法。”

  “齐狩狼子野心,其罪当诛。”

  大殿上下的声音整齐一致。

  皆是赞同那瘦高老者的行为。

  溟灭倒是并不着急,其淡然的看着齐狩。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齐狩身姿挺直,面对溟灭那犀利无比的眼神,并无半分惧色。

  “齐狩无话可说”

  “很好!”溟灭眼神一闪寒光,“来人,将齐狩绑在祭天坛上,处以毒火之刑”

  “是!”

  门外顿时走进来几个守卫。

  而,一听到“毒火之刑”这四个字,齐狩的脸色也隐隐有所变化。

  毒火之刑,乃是圣翼天炎雀一族最高刑罚之一。

  这种刑罚不会让人在瞬间毙命。

  毒火会慢慢的蚕食着受刑者的躯体,介时就像被被万蚁蚀咬,过程中极度痛苦,生不如死。

  看着被几人押住的齐狩,弘杉等人的脸上都不禁露出阴狠的笑容。

  蓦地,就在这时,一股铺天盖地的庞大气势犹如急骤暴风雨般的于大殿之外汹涌而来。

  “哐当!”

  大殿之外,风雷滚动。

  磅礴的乌云即刻笼罩于天穹之上,殿外瞬间于白昼变为黑夜。

  怎么回事?

  众人皆是一惊。

  紧接着,浩荡的恐怖气势贯入大殿之中,“砰砰砰”只见押着齐狩的几个守卫,直接被震飞掀翻在地。

  “我看今天谁敢杀他”

  极具帝王霸气的声势震荡至整个宫殿内外。

  听着这声音,弘杉等人的脸色顿时一变。

  坐于銮殿之上的溟灭眼神一凛,冷声喝道,“凰,沧”

  “哗!”

  激荡全场的强大气息就像山岳般压迫在众人身上,接着一前一后两道身影乘风踏入殿中。

  为首之人,身形魁梧高大。

  极具英武之气的双眉入鬓,虽然鬓间掺杂着几许白发,但浑身上下不见半分老态。

  “属下齐狩,跪迎族皇陛下和公主殿下”

  齐狩单膝跪地,面露尊敬之色。

  这是发自内心的尊崇和敬畏。

  “齐狩,你好大的胆子族皇大人在这里”那弘杉厉声喝道。

  “哼!”齐狩起身,侧目扫向弘杉,眉宇间尽显傲然,“在我齐狩的眼里,本族永远只有一个族皇,至于你们,不过是以下犯上的反臣”

  “你”

  弘杉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反驳。

  与此同时,两股无形的强大气势威压交汇在一起,如若浪潮叠起,引得大殿内部的空间阵阵颤抖。

  溟灭依旧是侧身坐在王座上,冷漠的目光饶有玩味的盯着凰沧二人。

  “你们父女二人,倒是很有信心”

  对于凰沧的状态,溟灭最为清楚。

  对方逃出嚎哭深渊之后,没有第一时间选择逃走,而是来了这里,多少还是有些意外的。

  “你就这么放不下,你的王位么?”溟灭轻浮的笑道。

  “哼。”凰沧面泛一抹冷笑,其指着溟灭道,“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你,同跳梁小丑没什么两样今日,我就要夺回这里的一切”

  “就凭你?”溟灭一脸不屑。

  “纵然我现在状态不佳,但要杀你溟灭小儿,还是绰绰有余”

  “很好,既然你们父女两个今天送上门来了,本皇就将你们一并解决了”

  说罢,溟灭纵身一跃,掀起惊涛骇浪般的磅礴大势朝着大殿下方席卷而去。

  “来的正好”凰沧眼中透露着几许凌厉,其亦是乘风而动,体内爆发出雄浑的赤色光焰。

  “砰”

  两人正面对掀一掌。

  一股罡猛的浪潮余波直接是于大殿之中扫荡开来,汹涌澎湃的气浪震的整个宫殿都剧烈的晃动不安。

  接着,两人的身上各自掀起一道道气势惊天的流芒光柱。

  “嗵!”

  “轰!”

  两人同时化作一道光影直冲而上,直接是将宫殿的顶端贯穿两个豁口。

  莫轻离,齐狩,弘杉等大殿内的众人即刻离开宫殿,迅速的到达外面。

  此刻,整个圣翼天炎雀一族全部陷入了混乱之中。

  “怎么回事?”

  “发生什么是了?”

  “凰沧族皇从嚎哭深渊逃出来了。”

  “什么?”

  “轰隆!”

  天昏地暗,风起云涌。

  席卷整个天穹的乌云风暴就像末日临世般令人心惊胆颤。

  溟灭,凰沧各自立于大殿东西两侧的上空,强大的气势如若两尊猛虎对峙争锋。

  “凰沧,你已经败在我手上一次了,这次你不过是重蹈覆辙罢了”溟灭冷冷的说道。

  “哼,上次你不过是趁我不备,这次我会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异想天开”

  溟灭眸中宣泄出森冷的寒意。

  接着,其身后豁然浮现出一尊庞大的圣雀虚影。

  “唳”

  嘹亮高昂的圣雀长啸惊天,双翼舒展,拖拽着滔天的灰色冷焰朝着凰沧扑去。

  “以前你怎么输的,今天照样如此”

  “幻雀神天!”

  话落的瞬间,铺天盖地的强大气势于溟灭的体内宣泄八方。

  霎那间,在下方无数人布满惊骇的目光下,九霄上空赫然呈现出梦幻状的扭曲。

  那座浑身摇曳着灰色冷焰的圣雀虚影所到之处,天地急剧沉入浓浓的黑暗之中夜幕降临,如若梦魇伸出的邪恶大手,迅速吞噬着凰沧所在的空间范围。

  无尽的黑暗,宛如要将凰沧拽入永不翻身的深渊之底。

  看着这一幕。

  众人的脸上都是犹有惊悸和畏惧。

  “溟灭族皇的幻术无人可解。”

  “是啊!上次凰沧陛下不就是因为这样才输的吗?”

  一个是新皇,一个是旧主。

  对于圣翼天炎雀一族而言,这种情况并不愿意太想见到。

  可,一山不容二虎

  成者王,败者寇!

  虽然不少人都对昔日的旧主凰沧感到惋惜,可却无能为力。

  “噌!”

  然,就在那无尽的黑暗封锁着上空之时,一记凛冽无比的绝世锋芒突兀的撕裂天穹,贯破幻境而出。

  “大屠魔之剑!”

  “嗵”的一声沉重无比的惊天爆响,天穹俱颤,九霄晃荡,连同着分裂破碎的黑暗夜幕,一束巨大的红色天芒剑影直接是如同神虹般贯穿了那尊庞大圣雀虚影的身躯。

  “这是?”

  全场的众人俱惊。

  “幻术被破解掉了?”

  “砰!”

  一圈浩荡的赤色光纹跟着在那庞大圣雀虚影的中央荡开,伴随着被无数到光曜尽数绞碎的黑暗空间,那尊虚幻的雀影亦是崩碎成万千的光影气旋。

  而,在那肆意呼啸的乱腾气旋之中,一道倾洒着鲜血的狼狈身影直接是从高空中坠落而下。

  “是溟灭族皇!”

  “我的天?”

  “怎么可能?”

  “砰!”

  在无数双充斥着难以置信的目光下,溟灭直接是砸落在宫殿前方的广场之上。

  与此同时,虚空上的所有幻象虚影全部瓦解破碎。

  无数道绚丽的彩色光曜倾洒而下,凰沧凌空而立,如若归来的王者般俯视着下方众人。

  “哼,溟灭,这就是你赖以为傲的幻术么?简直不堪一击”

  “哗!”

  强大的威严侵袭全场。

  霎那间,以溟灭为首的弘杉等一众族内高层无不面如土色,吓得惊若寒蝉。

  溟灭一手捂着血流不止的胸膛,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更是一脸的震骇之意。

  难以置信到了极点。

  “怎么会?”其看着凌傲于上空的凰沧,下一瞬间,溟灭的瞳孔紧紧一缩,内心的惊骇直接是到达了难以复加的程度。

  只见,凰沧的左眼,竟然闪烁着一股妖异的紫芒。

  “这是?”

  不仅仅是溟灭,在座的所有人也是震惊不已。

  齐狩亦是双目圆睁,一脸惊愕。

  “这,难,难道是传言中的十大最强血脉界限之一妖瞳?”

  “轰隆!”

  全场一片混乱。

  “妖瞳,错不了,绝对是妖瞳唯有妖瞳,可以看穿一切幻术。”

  震惊!

  意外!

  众人又惊又疑。

  溟灭的眼中满是惊颤和不安,这世间,唯有妖瞳能够看穿一切幻术此刻,在凰沧的面前,不论他的幻术如何的巅峰造极,变幻莫测,都形同虚设。

  这是与生俱来的力量压制。

  根本毫无办法!

  “我等,恭迎陛下回归!”

  以齐狩为主的一众凰沧的旧部直接是双膝跪地,齐声呼喊。

  紧接着,在座的其他族人亦是跪地相迎。

  “恭迎陛下回归!”

  “陛下神威,无人能及!”

  包括弘杉等人,也全部都吓破胆,跪在地上直哆嗦。

  溟灭的脸上已然布满绝望。

  其也是无力的跪倒在地。

  “我输了罪臣溟灭,恳求陛下饶命!”

  “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全部臣服在面前族群众人,凰沧尤为得意的仰天大笑。

  “恭迎陛下!”

  “陛下神威,无人能及!”

  整齐洪亮的声势一重接着一重,这个曾经的统治者,再次掌权于圣翼天炎雀一族。

  看着意气风发,霸气绝伦的凰沧,莫轻离的内心却是五味杂成。

  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高兴。

  一双红色的眸子,却是有着说不出来的黯淡和落寞。

  溪水潺潺,水车转动。

  山明水秀的溪涧边,一座竹屋相伴。

  “我想你能解释一下吗?”

  房间之中,那道面色苍白虚弱的年轻身影缓缓的转过身来,声音中透露着丝丝幽冷。

  “噌!”

  奇异的空间律动惊起,楚痕那不见半分血色的俊秀面庞上,赫然浮现出一双奇异的眼睛。

  其中一只,正是他所熟悉的紫色妖瞳。

  而,另外一只,却是焕发着帝王威严的金色瞳孔。

  不同颜色的瞳孔,冷冷的盯着站在门口的白浅予,神圣和妖异并存,有着说不出来的诡异。

  白浅予红唇微抿,一双明秀的桃花眼泛着丝丝复杂。

  “那是白帝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