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剑道通神> 第一百二十八章 横击魔帝(上)
  压迫的气息弥漫八方,黑暗笼罩长空,一株千米高十分茂密的黑暗树木横据,仿佛镇压一方天际。

  两股截然不同的气息不断的交锋、碰撞。

  一股气息是霸道的,无边的霸道,纯粹的霸道,犹如万古魔山镇压一切的霸道,容不得一切反抗的霸道,仿佛一声令下不得不从的霸道。

  另外一股气息则是坚韧,无以伦比的坚韧,源自古老永恒的坚韧,仿佛山岳崩断天穹破碎也无法压垮的坚韧。

  如此强横的两道气息不断膨胀,一次次的激荡出惊人的黑暗风暴肆虐开去。

  “刑古魔帝,或许你曾横压一个时代,但你已经陨落了,现在,已经不是你的时代了。”舒木氏的魔帝面对如此霸道的刑古魔帝,却没有半分退缩,反而开口反击。

  “找死。”刑古魔帝顿时怒道,直接爆发出强横无边的气息。

  若是放在他陨落之前,谁敢冒犯,根本就不会多说任何一句话,直接出手镇压乃至击杀,但现在陨落了,不是真身了,只是留下来的一道化身而已,力量有限,又因为某些原因不愿意出手。

  现在被舒木氏的魔帝如此一说,当即怒了。

  刑古魔帝的尊严不容侵犯。

  爆发!

  化身爆发出强横至极的力量,瞬间冲击而起,旋即,一拳横空砸出,那一拳看似简单,却仿佛一道黑洞般的不断吞噬四周的一切力量,疯狂的吞噬,使得那一拳的威能疯狂提升,直接轰向舒木氏魔帝。

  舒木氏魔帝神色微微一变,毫不犹豫竖起一掌横推而出,黑暗掌印横空,仿佛摧山毁岳般的与那一拳黑洞碰撞。

  轰鸣之声激荡不休,就好像是两座大山横冲直撞似的,碾碎一切。

  无尽的气流纷纷冲击开去,一阵阵的声音狂暴无比,犹如巨兽的咆哮。

  下方的陵寝之内,还活着的人纷纷抬头看去,只看到两尊弥漫出恐怖气息的身影不断的爆发出惊人威势。

  那一拳和那一掌纷纷溃散,犹如狂潮汹涌。

  刑古魔帝再一次爆发,这一拳轰出,化为黑洞吞噬一切,愈发狂暴,紧接着,从下方的陵寝之内有一道黑光冲天而起,在上空迅速的扩大,最终化为一座巨大的古老的黑色山岳,弥漫出无尽的沉重与狂暴气息。

  万古魔山!

  这,正是刑古魔帝所使用的魔器,乃是魔神级的魔器。

  “魔山之力归吾身。”刑古魔帝那伟岸的虚影当即吼道,万古魔山一颤,一道漆黑的光芒骤然投射在其身上,原本有些虚幻的身躯顿时凝聚,仿佛化为实质般的,散发出的气息愈发的强横愈发的恐怖。

  这一刹那,刑古魔帝的化身恢复到真身巅峰时期的实力。

  一拳!

  第三拳轰出,这一道拳劲凝练到了极致,好像一颗古老的黑暗星辰般轰杀而去,所过之处虚空纷纷崩裂、破碎。

  舒木氏的魔帝神色骤然一变,立刻爆发出全力,永恒黑暗树虚影愈发凝实似的,万千枝条瞬间暴涨,宛如黑暗龙蛇舞动般的纷纷往前轰出,轰出的同时又迅速的互相

  缠绕起来,化为一道十米大小的掌印。

  尽管此掌印和之前百米大小的掌印相比,相差甚大,却更加凝实,其中所蕴含的力量却也更加的强横、惊人。

  这一掌与那一拳再一次碰撞,微微一顿,虚空之中便响起了一道无比沉闷的声响,轰鸣之声化为一重重的黑色波纹疯狂扩散开去。

  下一息,掌印上出现一道道裂痕,构成掌印的枝条纷纷崩裂、破碎,那一拳势如破竹的轰杀而去,直接击碎一道道枝条,轰击在舒木氏魔帝的血脉魔躯上。

  这,便是刑古魔帝巅峰的一拳,身为极限级魔帝的巅峰一拳,其威力强横无比,立刻将舒木氏魔帝的血脉魔躯打破。

  哪怕是永恒黑暗树这等极境级血脉的魔躯强横至极,也无法抵御这一拳的威力,瞬间就被打得半边魔躯碎裂开去,整个破碎的魔躯更是倒飞出数千米远。

  破碎的半边血脉魔躯上,一根根肉芽仿佛树枝般的弥漫而出,迅速的缠绕构建起来,重新恢复如初,但舒木氏魔帝的脸上却布满了震撼、惊悸、警惕。

  强!

  那一拳的威力实在是太强了,竟然一下子就打爆了自己半边血脉魔躯,为了恢复被打爆的半边血脉魔躯,一下子就消耗了三成血脉之力。

  刑古魔帝又是一拳砸出,依旧是巅峰之力的一拳,依旧是无法抵御的一拳,这一拳下,舒木氏魔帝再次被击中,血脉魔躯又一次被击破,又一次消耗三成血脉之力方才恢复。

  退!

  血脉之力被两拳消耗了六成,再来一拳,那就消耗九成,第四拳足以要了他的性命。

  毫不犹豫,舒木氏魔帝立刻飞退,但刑古魔帝的恐怖拳意却一直将他锁定,让他生出一种不管如何闪避始终都无法避开的感觉。

  第三全盛时期的一拳,化为一旦古老至极凝练无比的黑暗星辰,又一次破空杀出。

  当这一拳轰出的刹那,舒木氏魔帝与刑古魔帝之间的距离已经间隔数万米之远了,还在不断的拉开距离,但这一拳轰出,却仿佛直接穿透了虚空,又好像是将虚空折叠起来,令得数万米的距离不断缩短,天涯化为咫尺一般。

  于是,舒木氏魔帝第三次中拳,血脉魔躯又一次被打碎一半,不得不继续消耗血脉之力恢复。

  一身血脉之力,只剩下一成。

  惊恐!

  万分惊恐!

  再来一拳,他就会死。

  他可是魔帝啊,一尊魔帝啊,难道要死在这里?

  刑古魔DìDū已经陨落了,难道他所留下的化身,还这么的强?

  还可以横压一个时代?

  当刑古魔帝化身要打出第四拳时,浑身却剧烈颤动起来,这一拳怎么也无法打出去,紧接着,只见他的身躯迅速的波动着,迅速的变淡、扭曲,似乎要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扯碎。

  上空的万古魔山一颤,仿佛耗尽一切力量似的迅速缩小,又好似摆脱了束缚似的,瞬间破空飞射而去。

  “死!”舒木氏魔帝立刻感觉到刑古魔帝的状态,满脸狰狞的怒吼,爆发出强

  横一掌,掌印横空直接轰击在刑古魔帝要尽力维持却又扭曲不已的身影上,轰的一声,刑古魔帝的身影顿时破碎。

  终究不是真身,终究只是以某些手段留下来的一道化身,并且间隔万年之久,早已经不复当年,这也是之前化身不愿意直接出手的原因。

  随着刑古魔帝的化身被轰爆,下方的陵寝顿时一阵震荡,仿佛失去了维持似的,开始出现一道道裂痕,不仅是墙壁上的裂痕,也有地面上的裂痕,裂痕以惊人的速度蔓延开去,四处纷纷崩塌。

  “要塌了。”

  “快走。”

  “宝物,我的宝物啊。”

  一道道身影纷纷朝着上空冲起,飞速脱身,唯恐被崩塌的陵寝所波及,这崩塌声势太过强横,一旦被波及,哪怕是顶尖魔王的魔躯也不好受。

  陈宗冲天而起时,立刻感觉到一道充满恶意的目光凝望而至,是舒木氏魔帝的目光锁定了自己。

  舒木氏魔帝过来的目的,就是击杀胆敢杀死舒木元的人,有舒木元死亡后的血脉咒印,足以在瞬间感知到陈宗的所在。

  杀意横生,宛若沧海之浪狂卷,肆意爆发冲击而来,让陈宗神色微微一变,有一种在瞬间被淹没的感觉。

  当机立断,陈宗却没有逃走,反而身剑合一化为一道剑光,瞬息破空而起,朝着舒木氏魔帝一剑杀出。

  方才刑古魔帝与舒木氏魔帝那一战,陈宗是看得清清楚楚,大受触动,为刑古魔帝的手段和实力感到震惊。

  陈宗也知道,舒木氏魔帝可是连续三次被刑古魔帝打爆血脉魔躯,为恢复血脉魔躯,一定消耗不少血脉之力,现在还未曾恢复,如此情况下,正是自己反击的最好时机。

  否则,等到对方的力量完全恢复过来,将会对自己十分不利,毕竟自己身上有血脉咒印存在,无法隔绝会被对方感知到,进而被追杀。

  这般情况,也不可能前往照古神朝在大黑天帝国所留下的三处据点,否则会被发现,泄露出三处据点,自己就是罪人。

  反击!

  毫不犹豫,一剑绝空杀至,紧接着,将级古神剑甲也在刹那武装起来。

  剑光杀至,舒木氏魔帝脸上泛起一抹冷笑,一掌拍出,直接将剑光击碎,没有武装古神剑甲的情况下,陈宗的实力还是无法达到魔帝级,对魔帝级强者而言,根本不具备什么威胁。

  舒木氏魔帝一边出手,一边汲取虚空之中的力量恢复自身所消耗的血脉之力,方才直接被消耗掉九成,想要恢复过来也需要一点时间。

  第二剑杀至,惊人的杀机激荡着,陈宗的眼眸泛红,一剑横空杀出,仿佛劈开了一条生死之路,那生死之路弥漫着一层血色光晕,上面似乎有无尽的血液流淌,宛若长河奔腾。

  秘剑血戮!

  这,是生死一战,为了不被对方追杀,唯有将对方击杀才行。

  杀掉对方,取得对方的魔魄,再以最快的速度脱身离开大黑天帝国,离开此方碎片遗迹世界返回照古神朝。

  只要返回照古神朝,那就安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