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金鳞大赛,一个充斥着血腥、野蛮、生存的比赛,只为娱乐众神的比赛。

  可以说,在这样的赛制之下,每一条金鳞都沾满了败者的鲜血,这绝对不是一件让人值得开心品尝的顶级食材。

  然,对于创世神族来说,这沾满鲜血的金鳞,反而更加的美味。

  而只要创世神族觉得美味,为了生存,为了族人能够活的更好,一个个参赛的从属种族,为了取悦自己的神,却又不得不拼命夺下金鳞,不敢有丝毫的怨言。

  扭曲、古怪,及生命的卑贱。

  这是诸天世界时期的常态,以及隐藏在盛世繁华之下,那满满的血腥和尸骸,充斥着残忍和不公。

  故,再一次听完和了解什么是“夺金鳞”之后,苏阳陷入长久的沉默之中。

  皆因,苏阳再一次深入了解到诸天世界时期,在创世神族的统治之下,万千世界的扭曲和变态,已经令人发指到难以接受的程度。

  一切都是为了神,只有取悦神,才能够生存下去。

  神,创造万物,高高在上。

  因此,不能让神愉悦的种族,不能为神带来乐趣的种族,甚至连存在的理由都没有,会被直接的抹去,大不了再重新创造便是。

  这便是诸天世界的常态,不是亿万种族的世界,而是神的世界。

  独属于创世神族的世界。

  每次当苏阳深入了解,及再一次听诸天世界时期的所见所闻之后,他都会忍不住发自内心的生出一股寒意,一股前所未有的恶寒。

  同时,也因为此事,苏阳真正的了解到,这黑暗时代尽管生活的非常艰辛,但至少还有尊严,没有高高在上的神指手画脚,是真正的活着。

  为此,即便是注定天地万物都将要毁灭,可是在毁灭之前,各族只要灿烂的活过一回,便也是足矣。

  这,或许就是为什么,黑暗时代的诸天遗民情愿挣扎中活着,也不愿意去复活创世神族,就只为了能够有尊严的活一回,而不是毕生都在思考如何讨好和取悦众神。

  心头升起几分这样的明悟以后,苏阳看待问题也更加的真切。

  同时,苏阳先前隐隐约约产生的几分猜测,也在这一刻,开始变得更加清晰了。

  那就是——圣境的存在,三大主宰在囚笼世界的计划,并非是单纯的为了守护大天道三千域之界,还极有可能为了复活创世神族。

  是了,创世神王虽然战败给了“恶”,但创世神族是不死不灭的存在,即便是神体全部被毁去,神魂也点滴都不剩,可是只要有人还念祂的名字,就能够在未来某一天复活。

  故,创世神王最后创造了大天道三千域之界,创造了人族,并不惜一切代价创造了先天之灵,可不是什么高尚的行为,其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某一天能够复活。

  而先天之灵的存在,就是掌控大天道三千域之界,按照创世神王的部署,想尽一切办法复活创世神王,再次让创世神族君临天下。

  很显然,囚笼世界的存在,就是复活创世神王计划中的一部分,否则先天之灵也不至于会对苏阳如此的咄咄相逼,及对苍穹集团咄咄相逼。

  无它!

  崇尚自由,崇尚自我的苍穹集团,可不会去做复活创世神族的事情,因为诸如苏阳此类的人铁定认为,没有创世神族的诸天世界,即便是黑暗时代,也会充斥着诸多美好。

  不得不说,这群先天之灵把苏阳和苍穹集团看的极准,尤其是越来越了解诸天世界时期,了解创世神族以后,崇尚自由、自我的苍穹集团,绝对不屑与圣境为伍,与先天之灵沆瀣一气,狼狈为奸。

  当然,苏阳虽然不会参与到创世神族的复活计划,甚至还会做出一定的阻止;可也不会让黑暗世界污染大天道三千域之界。

  这并不矛盾,因为一个成年人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比如说苏阳不愿意看到创世神族再一次统领诸天世界,也不愿意看着大天道三千域之界生灵涂炭,便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这些问题。

  简言之,只有小孩才会做出选择,成年人则会成熟的解决所有问题。

  很显然,苏阳有自己的人生目标,也有自己成熟的思想,并且已经知道今后该怎么做,即便是举世皆敌也在所不惜。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的苏阳还很弱小,比不上那些活到今日的半神,也比不上窃取一部分大道权限的先天之灵,甚至他们谋划的时间都要超出苏阳太多太多。

  因此,现在苏阳要做的,就是活在当下,努力的壮大自己,壮大苍穹集团,直至未来某一天有资格跟先天之灵,及那些半神有资格叫板的程度,他才会去做一些事情。

  至于现在,苏阳最应该做的是——如何在死海扎根,得到海兽一族的认可。

  而海神王兽敖已经给予了苏阳答案,这“夺金鳞”虽然让苏阳觉得恶心,可这确实是一个最佳的借口和理由。

  且不说别的,一旦苏阳成功带回金鳞,按照海洋法典的规矩,不仅海兽一族会认可苍穹集团,就连其余三大海族,也不得不承认苍穹集团拥有海之民的资格。

  即便是三大海族会敌视苍穹集团,多么的心不甘情不愿,并暗中对付苍穹集团,至少占在大义的名份上,苍穹集团有资格在海洋上生存,也是海洋之民的一份子。

  念及此,如何得到金鳞,完成海洋法典第三则要求,就成为苍穹集团必须要做的,也是苏阳必须完成的事情。

  然,话虽这么说没错,但这个过程并不容易。

  ……

  偌大的苍穹大会堂玄字壹号会议室之中,一排坐着苍穹集团众高层,一排坐着三十六位海兽一族的王。

  于此时刻,随着苏阳和海神王兽敖进行完短暂的交流之后,整个会议室之中,都陷入一片寂静之中。

  因为大家心里面都清楚,谈判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而按照约定,海神王兽敖已经十分明确的告知苏阳,想要和海兽一族结盟建交,组成共同进退的关系,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因为即便是统率着所有海兽的它,也不能无视代表着大多数海兽的三十五位王者的意见。

  故,海神王兽敖给苏阳一个选择,是安安心心的生活在落星群岛,不要插手任何关于海洋方面的事情,还是愿意更进一步,染指死海。

  总之,一切都有苏阳自己决定,海神王兽敖唯一可以保证的是,苍穹集团可以拥有落星群岛,也可以在固定的范围内于大海上通行,但属于死海之中的奇珍异宝,不准有任何一粒流入陆地之上,否则死海族全体海洋生命,便会群起而攻之。

  那么,苏阳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

  只见苏阳目光平静的注视着三十六位海兽的王,邪气凛然的问道:“只要取来金鳞,便拥有等同于海洋之民一样的权力吗?”

  海神王兽敖缓缓点头说道:“虽然今时不同往日,可海洋法典依然代表着大海的规矩,至少名义上是的,表面上也不能违背。”

  苏阳略作沉吟,便毅然做出决定,沉声道:“好,我苍穹集团,会取来金鳞。”

  海神王兽敖流露出几分笑容,它似乎并不意外苏阳会做出如此选择。

  但这个笑容十分的短暂,很快又被几分严肃所代替,开口说道:“虽然夺得金鳞,确实可以让汝之苍穹集团享有海洋之民一样的权力,可是在此之前,吾不得不提醒汝一句,想要夺得金鳞,会非常非常的困难。”

  苏阳不动声色的问道:“怎么,夺金鳞之赛,至今还保留了下来吗?”

  海神王兽敖缓缓点头说道:“如今,这是黑暗时代,诸神迎来黄昏,是死是活,已经无法考究。而诸天世界也大半毁去,十不存一,亿万种族只有在还算完整的源界,勉勉强强能够苟且一下。不过,诸天世界时期,诸神创造的世界太多,如天上繁星一般浩瀚,终归还是有一些勉强保存了下来,且都是一些比较特殊的世界。比如说美食界,便是其中之一。”

  关于这一点,苏阳也是有一定了解的,但终究不算详细。

  故,在海神王兽敖描述的时候,苏阳流露出几分高度关注之色,不愿意错过一个字。

  海神王兽敖也看出来苏阳的意图,也不藏着掖着,笑着说道:“关于如今诸天世界的情况,回头吾会命人送来典籍,具体都由汝自行阅读便是,现在吾等还是说说正事吧。”

  苏阳邪逸笑道:“敖王,多谢了!”

  海神王兽敖也不含糊,继续说道:“金鳞,是诸神都贪心的食材,自然不只是美味那么简单,还蕴含许多其它的功效。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神性。”

  神性?

  苏阳微微皱眉,他已经对半神、神子这个层次的存在,具有一定程度的了解,自然也知道这神性是半神、神子层次存在的根本,创世神族自身力量的简化版。

  最重要的是,判断半神、神子的基础,就看它们是否掌握有神性,又掌握多少神性。

  只是让苏阳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金鳞居然孕育有神性。

  就在苏阳略有意外之际,海神王兽敖继续说道:“是的,金鳞乃是整个美食界的精华孕育而生的存在,天生具有神性。而除此之外,其余各种高级食材,都蕴含有许多与众不同的神奇之处,可以提升修为和战力。故,诸神虽然迎来黄昏,是死是活也无从考究,但是光凭借这一点,美食界也是重要的资源争夺之一。如果在里面收获巨大,足以让一个种族实力有巨大的提升。”

  苏阳若有所思的说道:“如此重要,想必会有诸多限制吧?”

  海神王兽敖应道:“没错,因为黑暗能量的污染,美食界三百年才会开启一次,每一次开启必然引起一片腥风血雨,各族强者涌入争夺。只可惜资源有限,别人有了,吾就没有。于是为了能够霸占更多的美食界资源,十大恶族联手,封印了美食界的进入方式,除了十大恶族以外,其它诸天遗民,无法进入美食界。”

  苏阳了然道:“也就是说,待美食界开启的时候,我要与十大恶族的高手竞争?”

  海神王兽敖摇头说道:“不,更准确点来说,汝无进入的资格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