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年的时间内,武弃星上的王爷们都很安静的生活着,虽然互相提防,但是没有动手,而且因为一些外部压力的原因,他们又走近了,团结在一处。

  “对了,逍遥王出关了没?要是出关,请他到这里来。”策神从全息影像上收回目光。

  很快,去逍遥王那里的人就回来了,告诉策神,逍遥王没有出关,还一直在修炼,来不了了。

  策神一个人坐在全息影界外球前,百无聊赖的玩弄着手指。全息影像上突然出现变他,一朵朵紫色的云朵突然就出现在云层上,一块一块的,足有上万之多。

  “出现了!”策神发出一声轻叹,父王的心是铁石所就,心意一定,真的是不能更改。

  武弃星上,战神打了一个冷战,脸色刷的一下变的苍白,一丝血色也无。父王真的是铁石心肠,天上的朵朵劫云表明父王根本就没有饶过他们的想法,说清理就清理,他们自己不动手,父王就替他们做出选择。

  战神想冲天怒吼,“我们是你的儿子,是你的骨血所成,虎毒尚且不食子,你怎么能对我们下得了手!”可是,话到嘴边又被他吞进肚子里,他怕他一开口,劫雷就冲他而来,一点机会也没有。这个时候,他别的想法没有,想的最多的就是自己要低调,低调到不被劫雷给注意到,只要能躲过这一次,他最少还有一年的时间,有了一年的时间周旋,他就有可能打动父王,才有可能活下去。若是他冲动,死掉了,什么都与他无缘了。天

  天上的劫云慢慢的形成,在没有打下来之前,武弃星上所有的王子们都不知道劫雷之下谁会变成飞灰。所以每个人都处在极度的惶恐之中,怕自己就是劫雷要击中的人。

  时间过得很慢就很快,每个人都在祈祷自己不会被选中。当劫云中雷光狰狞,纵横不绝时,一股绝望的气氛在他们中间弥漫开来。有人崩溃了,吼叫着冲向天空。天空中一道惊雷响起,电光纵击,击中冲向天空中的人影,人影消失,一股飞灰在天空中飘散开去。这一道惊雷仿佛惊醒了其他的劫雷,纷纷打将下来。星球上响起此起彼伏绝望的吼叫。

  战神吓得缩了一下脖子,但马上又意识到可能有人在关注人,胆怯的行为有损他伟大的形象,马上就脖子一伸,直起了腰,板着脸,抬头看天。

  屏幕前的策神扳响了手指,时间到了,惩罚也如期而至,父王的惩治正在变成冷血的现实,从他的角度来说,这对维护他的王权有着巨大的作用,通过这一件事,王朝上下能得知这一件事情始末的人都会熄掉一些不合时宜的心思。连同是尊上血脉的人冲撞了王权,冒犯了他的威严,都被治成死罪,其他的人想想脖子后面都会冒凉气。

  这个时候,一个陌生的通联号出现在策神的腕脑上,策神下意识的通了话,“是我,大神。王上,怎么样了。”

  策神看着屏幕,轻轻叹息,摸了一下鼻尖,道:“这个时候,你应该和我在一起,我正在看实时影像,惩罚如期而至,要结束了,父王他没有改变他的想法,有人已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你说,这是何苦呢?”

  大神闻言,无言片刻后,声音发干,“策神王上,你也不要多想,这件事你没有责任,是他们犯错在先,你已经对他们尽了最大的宽容了,是父王,站在我们都无法企及的高度,不是为你,是为了这个宇宙,为了我们这些人类,也是为了宇宙内所有的生灵,才下大决心,清理掉他们,为了王朝万世。”

  有些话策神说过不只一遍,这个时候,他什么也不想说,只能再次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声。

  “策神王上,叹息就不用了,他们是自找的,一点也不可惜。”另一边,大神强笑一声,安慰策神,“十多万二代王爷,数目太大,已经是王朝发展的大负担,若是发展到四代五代,人数过百万,就是父王的威信再大,也压不住民意沸腾,天底下,没有生灵愿意养一帮无用的蛀虫。可能有些人觉得有些冷酷,但从大局上来说,这是最好的了。救出来的一千多人,贬为平民,以后他们的后代也无王室之荣,不会成为王朝的负担。这些日子,我也有一些想法,想和你聊一聊。”

  “咱们之间,有什么话你就直说,王室在王朝中,也就你我,还有逍遥王了。若是你也和我生分,我这个王上做得就更无味了。”策神看着屏幕上雷劫第二轮启动,“你想说什么,方便说吗?”

  “还是见面后再说吧,我还有其他的事情和你说。他们怎么样了?”

  “第二轮了,还会有一轮。过几天,你想不想去武弃星看看他们?”

  “不看了,看一次伤一次心,就不再去看了。父王在上,我救不了他们,见他们只不过是落下更多的抱怨而已。我这里不会有什么事,有事我会主动联系你,眼下已如此,你我有心也无力了。活着的要是想争取,只能他们自己去努力。机会,我们给过他们,他们没有把你还有我放在眼中,不联系我们,是他们的原因,咱们尽力了。”

  “尽力了吗?”策神问,既是问大神也是在自问。没等大神回答,他又道:“没有,看着他们死在劫雷之下,魂飞烟灭,我这心里面十二万分的不舒服。他们的过往我过查过,每一个都在王朝的建立过程中立下了巨大的功绩。他们是王朝的有功之人,有功之人就这么死去了,荣誉不再,性命冰消,价值呢?难道父王造出我们来,就是这样吗?”

  大神被策神的话震惊了,也只有策神敢这么说话。换成任何一个人这样说父王,都得担心天道机变的惩罚。过了一会,他才说道:“你是王上,父王是尊上,你们之间有什么话自己沟通吧。你,是不是还想保下余下的人?”

  策神直言不讳的说道:“想。上次父王在时,我想我能看着他们受到惩罚。在双角人宇宙见惯了生死,我以为我能很冷静的看生看死。如今看到他们受死,我却淡定不了了。也许,我们该找父王再谈一谈。哪怕再保下一个人也行。要惩罚,惩罚首恶,惩罚挑动是非的人就行。大哥,你可愿和我再找父王一次?”

  大神叹息一声,道:“可是父王已经命令我和逍遥王了,不准我们再参与王室之事。逍遥王爷是犯了错,上一次保下一千多人,我已经被父王厌了。你拉上我,我倒是不怕死,可是我怕效果相反,激怒父王,那就坏了你的心意。”

  策神想了想,道:“你说的也是,是我考虑简单了,这件事我自己去做吧。我做在这个位置上,注定与咱们的父王难以和平相处。这样,你也别闲着,帮我弄一个名单的,全放不可能,只能再杀一小撮人,才有可能说服父王放过大部分的人。还有,有时间早点回来,咱们和逍遥王一起商议出一个妥当的办法来。”

  这是一件大事,大神不敢轻忽,说道:“我随时可以回去。逍遥王哪里是你去和他沟通,还是我回去再说?”

  “我会和先和他通一下气,让他先有个思想准备。要是父王恩下,准许了我们所请,这些人比同前一千多人,贬为平民,世世代代只能为民,不能为王,这样,父王那里也许通过的机会大一些。”

  “你自己多用些心思。我这里也安排一下,抓紧回去。那边,现在结束了吗?”

  “没有,第三轮刚刚开始。”

  一连三轮,天道机变而出的劫雷才慢慢的消散。看着劫云消散,紧张到出了一身汗的战神猛然松了一口气,他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死亡的阴影他曾不止一次的见识过,那个时候,他何曾惧过。

  恐惧过后,他有一种深深的耻辱感,他现在竟然懦弱成这等样子了。竟然不敢面圣死亡了。

  战神忽然有些明白自己有些自私了,面对三四万兄弟的死亡,他的心灵被震住了,他的命是命,兄弟的命也是命。他以前的想法在死亡面前,有些太过自私了。一时之间,耻辱感,自责,后悔,反思,等情绪都浮上他的心头。

  战神决定,召开一次会议,三四万人的死亡足以让所有人认清现实,清清楚楚的知道父王铁石一般的心肠。想活下去,他们首先要改变,要变成父王希望的样子,否则,明年今天他们活下来的七万多人再会死去三成。

  一些王子来到战神这里,虽然他们都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可是惶恐之意从他们的体内散发出来,掩藏不住。

  战神看着眼前人,开口道:“你们去看披挂还有谁愿意来,要是愿意的,就过来,咱们商讨商讨。”

  “我问问。”来人纷纷联络与自己最相熟的人,这个时候,第一个人都不安,都想在别人那里获得一份安宁。

  半小时后,战神的住处来了上千人,这些人到来,自己照顾自己,找椅子,与相交不错的人坐在一处。这些人坐在一起,很少说话,谁都清楚他们不能多说什么,父王不在,但是父王是天道机变的主人,他们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会在道机变记录下来,积少成多,早晚都要清算。天道机变化成的劫雷刚杀掉他们三成的人,余威犹在,谁不敢在这个时候跳脚。

  陆续的还有人来,战神扫了一眼,很多与他很近,本该第一时间赶来的人没有出现,不用说,他也知道是什么原因,天道机变化成的劫雷让没有来的人永远也出现不了了。

  “大家都看到了,父王他一心为公,言出法随,并没有如我们中一些人想的那样,时间到了含糊过去。刚刚,我们有三到四万的兄弟死了,但我们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因为我们的贪,因为我们没有大局观,才导至有如此残酷,如此让人伤心,同时也如此让我们震动反思的事情发生。大家都是活了下来的人,要是没有什么想法,就安心的活着,活过一年,接受天道机变的下一次的惩罚,运气好了,还能躲过一次。”

  战神深吸了一口气,道:“当然,也许我们也可以在悔悟后,换一种方式赎罪。”

  换一种赎罪方式,怎么换?大家都看着战神,等战神说出他的想法。战神道:“多们之前是误会了大神大哥的心意,认为他是在和稀泥,没有坚定的立场,不肯和兄弟们一起同甘共苦。他与策神王上来时,我们都没有理会他。直到今天,我才明白,相信你们也明白了,他不是软弱,他有大局观,我们没有。”

  “安逸是一剂腐蚀人意志的毒药,我们封王后,就迷失自我了。做出挤压王权的行为。争权夺利,在我们看来不过是小事,争过来了,大家都喜欢,争不过,再做回我们的王爷就是了。可是,父王却从中看到了一些危机,王朝是他的心血所系,他绝对不允许王朝中出现不稳定的存在,一切的不稳定,他都会早日清除掉。”

  在战神讲话的时候,一些王子们陆续进来,进来后,安静的找个地方呆着。“父王的意志不可动摇,也不会动摇。今天之前,我们还有侥幸之心,认为父王说的不过是吓唬人罢了,今天之后,无人再这么想了。这一次,诸位和我躲了过去,下一次,可能就没有了这么好的运气了。大家想想,我们是不是要争取一下?”

  战神的话讲罢了,看着他们开始讨论。他们和父王不是敌我关系,父子之间,终是要妥协的。

  武弃星上发生的事情传到星球外一千多位已是平民的王子的耳中,他们吓坏了,要不是大神和策神力保他们,说不定,他们就死在武弃星了。他们心中对大神生出无限的感激之情,同时对策神,他们的态度也不那么敌对了。不管如何,策神还是有情有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