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看到那个人类修炼者竟然连话都不准备再多说一句就想动手,沃尔夫虽然一点都不惧,并且竟然也摆出了准备战斗的架势。可是在这个时候,虫祖既然在场,那么自然是不希望在这个时候,让他们两个之间的战斗爆发的。

  而现在虫祖不希望他们动手的最主要的原因,自然还是因为虫祖希望沃尔夫能够今后的裂天仙域的行动之中帮助他们魔兽一族的修炼者们继续探险。并且虫祖也知道在接下来的路上,就还存在着另外一个十分难缠的法阵。在李毅和沃尔夫他们没有加入到他们的阵营当中之前,虫祖就需要不断的填上他们魔兽一族的修炼者们的性命,以此来冲破这个封印的。可是现在既然有了沃尔夫他们的加入,那么虫祖自然是不希望沃尔夫还没有为他们魔兽一族的修炼者们出力的时候,就因为现在的这一次的斗狠之中被那个人类的修炼者们击杀了。毕竟在现在这个时候,就连虫祖都不相信,沃尔夫敢说出这样的话,却也同样具备这样的实力去跟那个人类的修炼者抗衡。因为现在在这个时候,就连虫祖想要跟那个人类修炼者对抗的话,都是不可能做到取胜的。所以在这个时候,看到他们两个既然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准别动手,那么虫祖当然是不可能让他们动手的。

  因为虫祖不希望沃尔夫在这个时候吃亏,所以在看到场面上的情况就要不受控制之前,虫祖还是马上站了出来,然后站在两个人之间,先是笑着对沃尔夫说道:“你先别冲动,让我来吧。”

  说完之后,虫祖又马上面向那个人类修炼者说道:“你也别冲动,我族的这个修炼者刚刚达到这个境界,所以很多时候还是很冲动的。并且你也知道,在我们魔兽一族的修炼者之中可是很少会出现阵法的大师的,所以出现了他这样的一个家伙,我们也是对他倍加推崇的。所以在很多时候,他还是很自信的。听到你们对他的本领有所质疑,他才说了这些冲动的话,你可别当真。”

  虽然虫祖一直在赔着好话,一切都是为了避免让沃尔夫跟这个无上境界顶峰实力的人类强者动手,可是在这个时候,不管是沃尔夫还是那个人类强者却都是对此没有任何的买账的。

  在虫祖说完之后,那个人类的修炼者只是冷笑了一声,然后对虫祖说道:“呵呵,虫祖大人,在这个时候我看就不劳烦您老了吧。既然你族内的这个小辈如此的有自信,那么不妨我们练练如何。你放心,既然现在我们两族是联手的状态,那么我就肯定不会做的太绝。你放心,我只是出手教训教训他一番,不会取走他的性命,我只是想让他知道知道,在修炼界之中,还是有着一个道理的,那就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在说到最后的时候,那个无上境界顶峰实力的人类修炼者都已经不再去看着虫祖,而是将目光投向了在虫祖身后的沃尔夫,然后继续开口说道:“呵呵,怎么了,难道是刚说完狠话就怕了,躲在你们虫祖大人的身后干什么呢。之前的那股狠劲都跑哪去了,不是要动手么,不是能击杀我么。放马过来吧,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几斤几两重。”

  听到这个无上境界顶峰实力的人类修炼者的话,沃尔夫没有任何的胆怯之意,只是微微一笑,然后竟然直接越过虫祖,并且就算是在这个时候虫祖想要阻拦沃尔夫,都是没有成功。在这个时候,甚至虫祖都没有感觉到沃尔夫到底是如何做到的,他就看到沃尔夫在这个时候,竟然已经去到了那个人类修炼者的面前。

  看到这一幕之后,虫祖在错愕之时,心中却忽然之间闪过一个念头:“他是怎么做到的呢,难道他真的有实力击杀那个无上境界顶峰实力的强者?”

  不过就在虫祖十分的疑惑的时候,沃尔夫却是十分淡定的对之间面前的那个无上境界顶峰实力的人类强者说道:“不用这样激我,如果你真的想动手,那我绝对奉陪。不过你也不用假惺惺,我也不用你放水,如果要动手的话,那你最好全力以赴。要不然的话,莫怪我下手不留情。将你制服之后,你再不服气,最后再丢了性命,如果真的这样的话,你最后别再说我欺负你。”

  听到沃尔夫的话,那个无上境界顶峰实力的人类强者继续冷笑,在这个时候,他看向沃尔夫的时候,眼中都已经闪过了无法掩饰的杀意:“小辈,既然求死,我就成全你。”

  对于这样的话,在沃尔夫的生命中已经不知道听过多少次了。因为沃尔夫一向孤傲的性格,因为很多时候沃尔夫的行事狂妄,还因为沃尔夫总是要经历转世轮回的痛苦,所以导致沃尔夫的实力也是不能够保持在最鼎盛的时候,所以在很多时候,沃尔夫才会听到这样的话。

  当然,最过去的每一次这样的经历当中,虽然沃尔夫都是会遭到这样的待遇,并且对方的实力也确实是比沃尔夫要强悍一些,甚至是有些强者的实力要比沃尔夫的实力强悍很多的。但是不管是什么样的强者,在跟沃尔夫说出这样的话之后,却不见得能够真的奈何得了沃尔夫。

  跟沃尔夫说这样的话的修炼者,其中大多数的修炼者却都是被沃尔夫给反杀了,只有其中少数的修炼者能够在沃尔夫的手上生还,但是不管怎么说,却是没有谁能够将沃尔夫给击杀的。这样的情况,已经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了。所以在这个时候,沃尔夫也是根本就不担心会有什么意外的情况。别看现在是一个无上境界顶峰实力的人类强者在这样对自己说话,并且在说话的时候,从他的语气之中,沃尔夫也是听出了十分浓郁的杀机。但是对此沃尔夫却是真的一点都不担心,以至于在沃尔夫一旁的虫祖,现在在看到沃尔夫如此状态之后,除了一头的雾水之外,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因为在这个时候,在虫祖的眼中,如果沃尔夫真的要跟这个人类的强者动手的话,那么沃尔夫的胜算几乎就是为零的。虽然沃尔夫在阵法一道之上的造诣十分的强悍,并且也是经历过转世重修的强者。但是在这个时候,虫祖也不认为沃尔夫能够在这个无上境界顶峰实力的人类强者的手中生还下来。在这个时候,虫祖唯一能够想的就是沃尔夫要怎么做,才能够在对方的手中活下来,对于沃尔夫能够取胜,这样不切实际的想法,现在根本就不可能在虫祖的脑中出现。

  不过当虫祖看到沃尔夫现在这种状态之后,虫祖在担心之余,也终于不得不硬着头皮再次站到了两个人的中间,然后一脸苦笑的看着沃尔夫说道:“沃尔夫,你千万不要冲动,能不能听我说一句话。现在正是非常时期,如果现在跟人类的修炼者动手的话,不管是对于哪一方来说都是十分的不明智的。你就当给老夫一份薄面,今天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可以么。”

  要知道,在这个时候能够让虫祖说出这样的话,就连在一旁站着的魔兽一族的修炼者此时都是十分的不平衡,同时更多的也是愤怒的。因为在他们看来,这沃尔夫完全就是没有任何的自知之明,所以才不知天高地厚的想要以他的那点实力去挑战一个无上境界顶峰实力的强者。虫祖现在这样说,完全就是为了沃尔夫好,希望沃尔夫不要冲动,以免在这个时候跟这个人类的无上境界顶峰实力的强者动手,丢了自己的性命。可是当他们看到沃尔夫现在的表情之后,他们在沃尔夫的脸上根本就没有看到任何犹豫的神色。在这个时候,沃尔夫的脸上只有一种表情,那便是十分渴望的好战的表情。

  看到这一点之后,在一旁的魔兽一族的修炼者们都是终于忍不住气,对虫祖说道:“虫祖大人,他们他这样的不知天高地厚,你就让他上去打一场就知道了。之前那人类强者不也说了么,跟沃尔夫动手他是根本不会下杀手的。既然如此,你还担心什么呢。”

  在一个魔兽一族的修炼者说完之后,在虫祖身旁的另外一个魔兽修炼者也是马上开口帮腔道:“就是的,就算是身死,这一切也都是他咎由自取,跟您老有什么关系呢。大人您还是别劝了,现在对他说什么都是在浪费口水,并且您的一番好心,他也肯定不会记在心里的。”

  “就是的,没准你现在一直在劝阻,他还在心里怨恨你呢。”虽然此时沃尔夫也在虫祖的身旁,那几个魔兽一族的修炼者跟他之间的距离也并不远,他们现在在说什么,沃尔夫是完全可以听得到的。但是沃尔夫现在听到这样的话,脸上却是依旧没有任何的神色的波动。因为既然已经跟对方说出了那样的话,并且也都已经成功的激发了对方的战意,那么如果在这个时候退缩的话,就算是不去想对方到底会如何看自己,总之沃尔夫现在是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的。

  所以想到这一点之后,沃尔夫现在心中也是就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战。

  事实上,现在沃尔夫所面临的这种情况,在沃尔夫的漫长的修炼的岁月之中,已经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了,并且在过往的每一次,像现在这个人类修炼者这样跟沃尔夫说话的强者,最后都是没能够将沃尔夫给击杀。这样的情况的出现,还是因为这一切都是发生在沃尔夫的身上。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人的运气就算是再好,也是根本不可能永远都有好运气陪伴着他的。尤其是沃尔夫,他的修炼的岁月已经不知道漫长到了一个什么样的长度了,所以既然是这样,那么又怎么可能在这么漫长的岁月之中,好运气总是能够陪伴着沃尔夫的。沃尔夫能够做到这一点,就是因为沃尔夫对自己所经历事情的一种绝对的掌控权。

  其实越是孤傲的人,他们在更多的时候,对局面的掌控能力就越强。因为不管是他们在面对什么样的情况的时候,他们在做出什么样的选择的时候,都是会在自己的选择真正的做出之前,审视好场上的一切的情况的。所以沃尔夫虽然也是一个孤傲的修炼者,但是同时沃尔夫也是一个可以对发在自己眼前的一切情况都能够了如指掌的修炼者。

  在过去很多次的经历之中,虽然有很多的修炼强者都曾像今天这样跟沃尔夫说过话,但是沃尔夫既然敢让对方说出这样的话,换句话说就是,沃尔夫既然敢去挑衅对方,那么在挑衅之前,沃尔夫就已经对对方的实力,和自己所掌握到的能力有了一个十分透彻的认识。这种透视虽然并非是十分的精确的,但是在很大的程度上,却是完全可以贴近事实的。要知道,沃尔夫虽然十分的强者,可是却是根本不会做出什么十分冲动的决定的。

  在看到那个人类的强者的时候,沃尔夫虽然看不出对方的面容,但是就从对方身上的气息波动的情况来看,沃尔夫就能够看得出来,这个无上境界实力的人类修炼者的实力虽然已经真正切切的达到了这样的一个高度,可是很显然,这个人类强者是在近期内才晋级到无上境界顶峰的实力的。这一点,从对方身上那还不是真正的能够做到稳定的气息的波动,沃尔夫就已经十分明确的看了出来了。

  所以在看到那样的情况之后,在面对对方之前故意的打探之意,和后来的轻视之意,沃尔夫就有些忍不住了。在很多的时候,既然沃尔夫能够跟李毅他们在一起修炼了那么漫长的岁月,并且大家也是在一起并肩作战了很长的时间。所以在很多时候,沃尔夫,李毅,托尼,还有仙麒麟和爱丽丝,虽然从表面上来看,虽然他们的性格都是各异的,但是在他们的内心深处,却是有着几乎是一样的固执。这样的固执就是一份那一掩盖的傲骨,所以对于有了这样傲骨的人来说,他们的傲气其实是不可以被侮辱的。而在最开始的时候,那个人类修炼者在跟虫祖说出那样的话的时候,其实就等于是对沃尔夫进行了一些侮辱。毕竟阵法一道对于沃尔夫,就好像是封印一道对于李毅,虽然他们现在的实力,因为转世重修的原因,也是因为在这一路上修炼所遇到的太多的意外的情况,所以他们的实力还是十分不够的。但是不管在什么时候,在他们的心中,却是永远都有着一个永远不可以被侵犯的存在。而阵法和封印,就是沃尔夫和李毅他们两个修炼者身上的逆鳞。甚至在这个时候,如果那个人类的修炼者只是说沃尔夫的实力低微的话,那么沃尔夫都肯定不会跟对方争辩什么,更加是不可能跟对方动手的。毕竟现在沃尔夫的实力确实还是不够的,所以对于这一点,如果只是有人这样说沃尔夫的话,那么沃尔夫几乎都可以说根本不会往心里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