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终极学生在都市> 第二千二百零六章 懦弱
  骷髅不知道秧黛有没有成功逃出那迷途林,走向外头那世界,他只知道,她成功逃走的希望极度的渺茫。

  这让他极度的心灰意冷,但是没想到,现在他非但得到了她还活着的消息,甚至他还看到了他的亲生骨肉。

  蛊神待我不薄啊!

  南宫魅璃则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地面,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前辈,之后发生什么事了?”李泽道实在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出声打破了沉寂。

  骷髅看了李泽道一眼,轻轻点了下头。

  对于这个女婿,他还是相当满意的,年纪轻轻便有如此修为,足以成为整个神域年轻一辈中的翘楚。

  现在他更是如此有眼力架的缓和一下气氛,不错。

  “我清楚的记得,那时候上一任圣女,那些长老,以及秧黛的父母,大多数蛊人,他们都大声的指责秧黛,骂她是蛊疆的叛徒,骂她抹黑了蛊疆的声誉,他们强烈要求赶紧把她扔到那魔火山上,将她焚烧成灰烬……”

  李泽道暗暗咋舌,头皮发麻得厉害。

  其他人也就算了,但是她的父母也是如此,认为他们的女人丢了他们的脸,希望她赶紧去死。

  那种根深蒂固的想法着实太可怕了一些。

  与此同时,李泽道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骷髅声音里的那种自责无助以及痛苦,却是没有仇恨,一丁点都没有。

  想也知道,他的想法其实跟其他蛊人一样,唯一的区别他是当事人。

  他并不认为上一任圣女,长老们,秧黛的父母以及其他蛊人的做法是错的,他认为他们的指责以及做法都是对的,毕竟他们的确触犯了蛊疆的一些禁忌了,那些禁忌早就已经深入他们的骨髓当中了。

  那些禁忌对于李泽道这来自现代文明社会的人来说自是无法想象,但是却也知道那禁忌说白了就是法律,谁触犯了谁将受到严厉的惩罚。

  李泽道心里轻轻一声叹息,一时间他还真没办法认为骷髅心中没有丝毫仇恨这件事情是错的。

  “圣女长老们自然没立即这么做,而是逼迫秧黛说出孩子的父亲是谁,连同一起接受惩罚。”骷髅头说。

  李泽道清楚的看到,骷髅肩膀抖了下,显得心有余悸。

  “秧黛她没说,任凭长老们如何威逼利诱,她就是不说,她只是不停的重复说她愿意接受任何惩罚。而那时,我就在人群中看着,我心如刀割,却是没有勇气主动上前,承认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你……不配做一个男人!”始终沉默的南宫魅璃开口,打断了骷髅的话。

  当然,因为无色墙的缘故,所以李泽道听不见她的声音,但是他看懂了她的嘴型,看到她那轻轻颤抖着的娇躯,更是看到了她眼中流露出来的那令人心悸的怒火。

  骷髅却是能听到南宫魅璃的声音,所以他的身体直接一顿,那灰蒙蒙眼睛里的那种痛苦以及自责更是浓郁。

  “我……我知道,我知道。”他声音低沉到极点。

  “我的确不配做一个男人,甚至,我不配做一个人。”

  南宫魅璃沉默,心却是仿若针扎,如此责备自己的亲生父亲,她其实也相当不好受。

  “前辈,你是对的。”李泽道眼珠子转了下,很是肯定的说道。

  刷一下子,南宫魅璃以及骷髅的眼睛齐刷刷的落在李泽道身上。

  骷髅相当诧异,心想这小子就算想拍他未来老丈人的马屁,也不该说出这种话来啊。

  他当初就是一下子懵了,然后太过恐惧害怕了,所以愣是没有勇气出面,跟秧黛一同面对接下来的灾难。

  怎么到这小子的嘴里,反而是对的?

  南宫魅璃更是诧异,瞪大眼珠子盯着李泽道看,她实在很难想象李泽道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李泽道看着南宫魅璃说道:“事实就是,如果前辈当初跑出来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那么会发生什么事情?唯一的结果是,你们两个都将被扔到那魔火山上,接受焚烤之刑罚,最后谁也活不了。”

  “但是前辈没贸然出面,就等于创造出在暗中解救自己心爱之人以及心爱之人腹中骨肉的机会出来。”

  南宫魅璃闻言,身体顿了下,随即眸子里那令人心悸的怒火逐渐被浇灭。

  她不得不认为李泽道这话是对的,当初他若是出面承认孩子是她的,那么等待他们的将是死亡。

  但是不承认,他就有机会在暗中想办法解救母亲。

  毕竟放眼整个神域,他是唯一那个不想看到母亲受刑的人。

  最后事实证明,他成功将母亲解救出来了,并且让她远离了蛊疆,也才有现在的自己。

  骷髅傻愣了下,原来事情还可以这么解释?

  事实上,他一开始真怕了,甚至见秧黛死活不将他给招出来,他还心生了几分侥幸,暗暗松了好几口气。

  只不过最后终究承受不住良心的拷问,并且似乎冥冥之中听到了那尚在秧黛腹中的亲生骨肉的声音。

  正是那种美妙的声音,彻底的激发起了他心中的勇气。

  骷髅对于李泽道这话实在满意得不能再满意了,心想这小子还是配得上自己的女儿的。

  当然,就算配不上他也没资格反对就是了。

  “虽然,我的确是抱着在暗中解救你母亲的心思,但是,我的表现还是太懦弱了,这不是一个男人应该做出来的事情。”骷髅看着南宫魅璃,相当痛苦自责的说。

  李泽道嘴角微微扯了扯,自己这个老丈人脸皮的厚度跟师父有得一拼啊。

  从他的反应来看,李泽道自然看出来一开始他的确是懦弱了,根本就不敢冒出脑袋出来,但是为了不让南宫魅璃太伤心难过,所以李泽道赶紧给出了这么一个理由。

  况且这个骷髅现在就是一根粗大的腿啊,李泽道自然得紧紧的抱住这根大腿。

  但是没想到他这么不要脸顺着杆子就往上爬。

  “泽道他若是遇到这种事情,一定不会逃避的,而是会勇敢承认。”骷髅看了李泽道一眼又说。

  “……”李泽道一点都不觉得这个家伙这是在夸自己。

  你妹的,你以为天下间所有男人都跟你一样人渣?

  “对不起。”南宫魅璃心一痛说。

  “不……你没错,都……都是我的错,都……都怪我。”骷髅赶紧摆手,整个人变得无措,也可以说是羞愧。

  南宫魅璃见他那两只手上面赫然没有半点皮肉,就是白花花的骨头,瞳孔一下子变大。

  血溶于水的缘故,所以此时更是心痛得都快无法呼吸了。

  他之所以变成这样,肯定是为了救母亲而受的伤吧?

  “对不起。”南宫魅璃更是自责无比,她怎么可以这样指责他呢?

  于是骷髅头更是无措了,良心饱受摧残。

  心里感叹自己还是太正直了一些,无非就是顺着那小子的话说了一句小谎言,就觉得如此的过意不去,仿若干了什么缺德事似的。

  “前辈,后来怎么样了?”

  李泽道懒得见这对父女继续自责下去,出声问道。

  “之后,懦弱的我眼睁睁的看着怀有身孕的秧黛脸上被套上麻袋子,之后被装进那猪笼里,那一刻,我的心仿若刀割,心痛得都快无法呼吸了。”骷髅继续自责。

  南宫魅璃闻言,眼睛都红了。

  李泽道暗暗撇嘴,都懒得吐槽了。

  他差点就一个没忍住出声提醒骷髅说其实你可以说重点,其他类似“心仿若刀割”一类的就不必说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初你小心脏哆嗦个不停,害怕得都快晕死过去了,更是心存的是侥幸的心里。

  “秧黛就这样被抬到地牢里,只等第二天祭拜完蛊神,向蛊神请完罪之后,她就被送到那魔火山,接受焚烧之刑。”

  “那天夜里,我的心仿若刀割,心痛得都快无法呼吸了。”

  “……”李泽道实在不知道该说些啥了,这个家伙就不能换一句台词?

  不过倒也理解,毕竟从他之前结巴现在说话利索来看,他已经很久很久没开口说话了,词汇量也不会太丰富。

  “我心乱如麻,我的脑子很乱很乱,我绞尽脑汁在想,我应该如何做才能救出秧黛?最后,我想到了,看守地牢的阿力是我的好兄弟,或许他能帮我的忙。于是,我把家里所有的银器都找出来,然后偷偷的跑去找看守地牢的阿力。”

  “那时候,阿力被我的举动给吓傻了,他万万没想到,秧黛肚子里的孩子竟然是我的。我把银器都给阿力,求他偷偷放了秧黛。阿力拒绝了,他说你走吧,兄弟一场,我可以当你没来过。”

  “我急了,我跪下求他,我跟他说,我不会让你为难的,我只是想你放走秧黛,放过她肚子里的那孩子,然后我假扮成秧黛进入那猪笼里,这都是我的错,就由我去接受那刑罚之苦……”

  李泽道的眼睛微微睁大,他还真没想到一开始懦弱的他之后竟然可以这么有这么男人的举动。

  南宫魅璃那变得通红的眼睛看着骷髅的眼神又变了。

  一开始仇恨,随即是歉意自责,现在又多了几分暖意。

  女人都是感性的,即便她平时的表现有多冷漠,所以此时南宫魅璃的心里依然感动得不行不行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