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玄武裂天> 第一千八百十二章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一朝明悟,水到渠成。只在呼吸之间,整个五彩领域己完全消失,漫空都是点点霞辉,宛如瀑布般的朝着陆随风的体內倾泄而去。这一刻,紫云峰主能做到的,他也做到了。

  这是一种更玄奥的境界,领域即我,我即领域,两者融合为一的不分彼此。

  "原来如此!"陆随风的眼中流露出淡淡欣喜之色,感受到这种领域与自身完美融合,来自星光之矛的压迫荡然无存,浑身上下充满了从未有过的强大力量,举手投足间仿佛都能轻易移山倒海。再也无须去支撑领域,因为他本身就是领域,而且更为强大。

  宛如山呼海啸般的五彩霞光从他的身上迸发出来,这是一种气质上的蜕变,不变的,唯有那平静柔和的眼神。

  吼!身下的龙首高高昂起,一声滔天怒吼响彻天地,龙息奔涌,化为一蓬五彩光晕,将奔行中的星光之矛笼罩在其中,剧烈的颤抖,挣扎着,像是想要摆脱某种束缚。能够震撼的看到,星光之矛在被逐渐分解,剝离成点点星辉明灭消散。

  "可恶!"紫云峰主恼怒的轻哼一声,他开始后悔自己之前猫戏鼠的游戏,否则对方此时已经生死道消,神魂俱灭了。后悔归后悔,心中的那份自信依旧未减,尽管对方也领悟了"领域为我"的境界,但境界上的差距摆在那里,足以彻底的碾压对方。

  手中的长枪连连挥动,一道道星光在空中交织成一幅璀璨的星图,散发出恒古的辉光,耀眼眩目,仿佛能淨化一切。

  龙息光晕拂过星图,发出"波"的一声轻响,随之溃散开来,化作一团虚幻的光云消弥。 陆随风手中的长剑也在此时落下,一道惊天长虹直接斩在星图之上,清脆的玻璃破碎声响起,星图龟裂出道道蛛网般的裂纹,仿佛下一秒便会彻底的分崩开来。

  伴随着斩出的这一剑牵引,陆随风的身形已脱离龙脊,一步虚空踏出,他的脚下拖出一条彩虹般的轨迹,宛如天神降临,威凛无双。

  陆随风从这场领域战开始,就一直被对方的强势压制着,还险遭至毁灭性的打击,想想都背脊发寒。此刻压力骤然一减,气势飙升,几乎是下意识的向对方发起反击。

  压迫后的反弹,令陆随风的修为突破到了半步仙王境界。此消彼长之下,斩出的这一剑迸发出前所未有的光彩,融合了领域之力的攻击更是威势倍增。

  可怕的是这一剑的轨迹,有若羚羊挂角般无迹可寻,似乎还蕴含着絲絲的法则之力,让人不敢轻易正面抗衡。

  只不过,身为仙王境大能的紫云峰主,又岂会被这恐怖的威势所慑,手中长枪不闪不避的一抖,循着一道玄奥的轨迹电奔而出,万千星光聚合为一,与陆随风斩来的一剑无可避免的撞击在一起。

  轰!一道天崩地裂般的震响迸发,漫空尽是一片流光异彩铺洒,将两人的身形完全淹沒在绚丽璀璨的光彩中。剧烈的震荡令身下的战台地面龟裂出纵横交错的缝隙,整座塔楼更是像地震般簌簌颤抖不已,像是随时都会分崩塌陷。

  就在这时,一束金光从十层之上绽射出来,迎风见涨。那是一尊流光溢彩的宝塔,塔身之上有着无数符文,闪耀着玄奥的辉光,直接将整座塔楼笼罩住,那种山摇地动般的现象才被逐渐稳定住。

  这种宛如地龙翻身,末日降临的阵势,任谁都会心惊惶恐。幸好这种情形只维持很短时间就恢复了正常。悬在空中的宝塔也随之迅速缩小,最终化化作五寸之高的秀珍玲笼宝塔,飞回了十层之上的一个包间内,想来这尊宝塔是出自某位大能之手。

  战台的地面就像是被犁了一遍似的,沟壑纵横,尘土翻卷。陆随风落在地面,单膝跪地,用剑支撑着身体,面色显得有些苍白,嘴角还挂着一絲血迹。能够清楚的看到他的仙力铠甲裂开了几道口子,渗血的伤口处有彩色的光华流转,肉眼可见的在迅速愈合。

  不远处的一个沟坑里,紫云峰主也是单膝跪地,双手握枪撑着地面,头发散乱,身上的星辰铠甲已完全消失了,身上同样有着数道血肉翻卷的伤口。

  "你败了!" 两人几乎同时立起身来望着对方,同时开口说出这三个字。看上去就是一个两败俱伤的模样,一时之间还真判断不出孰胜孰负?

  不待陆随风开口,紫云峰主已沉声道;"以你的修为,本尊不信你还有一战之力,就算还能勉强战斗,也是必败无疑。不如就此自我了断,还能落个全尸,留个完整的神魂轮回转世。"

  "身为修者当轰轰烈烈的战死,屈辱的自我了断,只怕连转世投生的资格都会被剝夺。"陆随风抺去嘴角的血迹,冷冷的笑道:"更何况,不到最后一刻,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

  陆随风的身上沸腾着炽烈的战意,说出来的话更是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话落,人已冲天而起,重新落在仍悬浮在空中的龙脊之上,用行动来证明自己一往无前,视死如归的决心。

  "哼!不自量力,本尊就让你彻底的神魂俱灭,连轮回转世的机会都沒有。"紫云峰主无比怨毒的冷哼出声,也是脚下一点地面,化着一道流光绽射而去,重新回到独角兽之上。

  事实上,两人之前的一场惊天动地鳌战,彼此体内的仙气灵力都消耗得七七八八,已经所剩无几。再想要释放领域来战斗,几乎是不可能的了。接下来的战斗,就需要坐下的契约兽来辅助,也就是说,契约兽的强弱,关乎决定着这场战斗的最后结果。

  龙是万兽皇者,龙威之下莫不臣服。但独角兽却是个例外,它的神圣高贵不容亵渎,无惧任何威势。尤其是进化成了灵兽的独角兽,更是睥睨一切,就算在真龙神凤的面前,也是唯我独尊,绝不会稍稍低下高贵的头颅。

  百米高空之上,两人坐下的契约兽都已拥有了灵智,自然能感知到主人此时的状态和心意。一时间龙吟咆哮,龙威浩荡,卷动风云。独角兽不甘势弱的长嘶啸天,声震环宇,整个身躯也在随之不断的变大,呼吸间已膨胀了数倍,伟岸得宛若一座山岳,散发着神圣高洁的光芒。身体直立,一双水桶粗的前蹄在自己的胸膛上敲击着,发出隆隆的巨响。

  这种狂野的姿态,颠覆了之前人畜无害的温文优雅,此时的凶威仿佛能撕裂虎豹巨龙,其彪悍狂猛的威势,令人乍舌不已。

  两兽遥遥相对,分庭抗礼,气势威压铺天盖地,风云色变。长嘶,龙吟之后,让人始料未及的是,首先发动攻击的竟会是独角兽,看似庞大的躯体,其敏捷的速度却似如风驰电闪,百米的距离,几乎只是两次加速,一次前窜,就已经出现在了陆随风的面前。

  螺旋状的独角高高扬起,一束湛蓝色的光华喷薄而出,化作一根擎天之柱,宛如雷霆惊电降临。更为恐怖的是,攻击未至,一股极寒气流已笼罩四方。冷浸刺骨的寒意不但有着极强的侵蚀性,更是令陆随风的反应速度产生了滞缓,想要闪避已势所不能。

  但他身下的龙骑却是沒有受到任何影响,龙首昂起,不闪不避的探出一只龙爪,做出了一个托天之势。

  轰!剧烈的轰鸣声中,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认为,陆随风和身下龙骑定然会被这擎天之柱直接砸落虚空。但,接下来的情形却是截然相反。

  那擎天之柱在接触到大小完全不成比例的龙爪时,独角兽的身体突然地凝固了一下,下一瞬,竟是朝着来时方向轰然倒飞而去。

  龙躯一扭腾空而起,带着陆随风直追上去,一道龙息同时喷出,宛若实质,化着一柄金色大剑,带着凌厉的剑意遥遥锁定独角兽,一剑隔空斩落。

  感受到这股剑意的威胁,独角兽的身体一阵微颤,那难以形容的恐怖威压令其庞大的身体连闪避都做不到。只能发出一声愤怒的嘶,双蹄高高扬起,势欲硬扛硬挡。

  这一切的变化发生得太快,兽之皇者的恐怖在这一刻才真正显露出来,高贵孤傲的独角兽,面对这滔天威势的攻击,心中也是生出大恐惧,沒有信心挡下这一击,似乎已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更令紫云峰主震惊的是,这条龙的爆发来得太突然,太快了,以至让他想要救援也已经来不及。独角兽一旦被击杀,对他的影响无法估量,甚至会直接跌落境界阶位,绝对让其无法承受。

  更何况,他与契约之间心意相同,有着一份难以割舍的情感,绝非外人所能理解。一时之间,紫云峰主须发根根倒竖,无边的愤怒令其险些当场失控。

  一剑两断?当然不会!陆随风至始至终都只是想击败对方,化解这段仇怨,即使在生命受到威胁时,也沒有生出灭杀对方之心,也包括对方的契约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