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修仙伏魔记> 第三二八章:渊源
  当狄冲二人到达三恨真人的洞府之后,那筑基弟子便急忙说道:“禀师祖,狄前辈带到。”

  “嗯!你下去吧。”

  此时狄冲趁机打量了一眼这三恨真人之后便急忙行礼说道:“晚辈狄冲拜见前辈。”

  只是匆匆打量了一眼,狄冲便不觉的心中一震,此人看起来也就二十几岁的样貌,一袭白袍,显得十分的风流儒雅,身材修长,样貌俊朗,倒像是一个英俊潇洒的公子哥。

  其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比狄冲见过的任何一个元婴中期修士都要强大不少,难怪有如此大的名头,看来此人的实力确实不凡,能以散修的身份晋级元婴中期,确实是实力过人之辈。

  元婴修士狄冲却是见的不少了,不过能保持这般年轻容颜的却是不多,尤其是男修士。

  此人的外表看起来绝不像外面传言的那般凶名赫赫,这也让狄冲不禁一阵疑惑,难道外界的传言有误?还是此人善于伪装?

  同时那三恨真人也打量了狄冲好一会之后才缓缓说道:“远来是客,狄道友请坐吧。”

  “多谢前辈。”

  “狄道友到此想必也知道外面关于本座的一些传言吧?”

  “哦,听天运商盟的一位道友说起过一些。”

  “既然知道本座的一些来历,身为大宗门的弟子还在到此,看起来很有胆气啊。”

  “前辈过奖了,虽然晚辈身为大宗门弟子,此次却是为了和前辈交易而来,你我各取所需,所以即便是敌人也还是做交易的,何况晚辈并非前辈的敌人呢?晚辈也没有资格成为前辈的敌人。”

  “不错,从进门到现在神色镇定,不见一丝紧张之色,很久没有见到过这般的晚辈了。”

  “前辈谬赞了,关于前辈的传言都是些久远之事了,如今前辈修为通天,自然不会和以前一个样子了。”

  “呵呵,你错了,本座的性情倒是从未改变,之所以见你,除了你可能有本座需要之物外,另外一方面便是因为你姓狄,不然即使你有本座所需之物,你也不会有机会进本座的洞府。”

  闻此狄冲也不禁微微皱眉,怎么会和自己姓狄扯上关系呢?脑中顿时出现了一堆的问号。随即便说道:“还和晚辈的姓氏有关?还请前辈明示。”

  “我问你,你祖籍何处?”

  “晚辈祖籍魏国平阳,不过现在已经是秦国的地方了。”

  听到狄冲如此回答,那三恨真人也不禁面色微微一变,随即神色有些黯然的说道:“还真有这般巧合之事,若是本座记得不错,平阳姓狄的似乎只有一家。”

  “不错,平阳只有我们一家姓狄的。”

  “这么说来,你应该是狄青的后代子孙了?”

  听到对方叫出自己先祖的名字,更是让狄冲一惊,难道此人还和自己的先祖有些渊源不成?不过此时他却不能急切的询问,一切要看对方有没有讲下去的意思。

  继而说道:“根据狄家家谱的记载,确实有一位叫做狄青的先祖,那已经是数百年前的事情了。”

  之间那三恨真人此时如同陷入了回忆之中一般,好一会之后才缓缓说道:“是啊,转眼四五百年的时间便过去了,想不到今日能见到故人之后,也算是一场缘分了。”

  随即瞥见狄冲疑惑的神情,那三恨真人便如同一边回忆一边自言自语一般说了起来。

  原来这三恨真人原本姓王,名叫王凯,当时是个大型修仙世家的嫡系长子,其父亲正是王家的家主,却不想一次探险之旅,意外的陨落,所以王家其他的派系便开始了谋求家主之位。

  然而根据家族的传统,只有这王凯才有资格继承家主之位,所以为了铲除王凯这个障碍,那些人便捏造王凯和其父亲的一名姬妾有染,不但剥夺了他继承家主的资格,同时暗中派人追杀与他。

  王凯自幼丧母,却正是这位父亲的姬妾将其养大,才让其在失去母亲之后,享受到了母爱一般的照顾。因此对她感情很深。这却令当时的王凯异常的气愤。

  而事件传出之后,那位姨娘当夜便自缢而忘亡。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这王凯更是怒火中烧,对于来追杀的修士狠下杀手,甚至完全不顾自己的安危,每每以两败俱伤的方法击杀来追杀之人。

  在其逃离了几个月之后,便远离了原来所在的天云山脉,藏匿到凡人生活的世界,不过此时他也已经伤痕累累,伤势非常的严重。逃到当时的平阳城外边之后,已经奄奄一息。

  此时正好是狄冲的那位先祖狄青回城之际碰到了他,这才将其带回狄家,请来大夫精心的为其治疗,这些凡人的大夫自然没有办法治愈这修士的伤势。

  不过开出的一些补充元气的草药,虽然微小却还是慢慢的转化为灵气,使其法力逐渐的恢复了一丝,随后便可以自行运转功法,自行疗伤。

  整整在狄家住了两年之后,这王凯的伤势便彻底痊愈,临走之际为了感谢狄青的救命之恩,不但传授了其一门简单的修炼心法,更是留给其一件厉害的兵器。

  那自然就是狄冲再熟悉不过的裂阳刀了,其实当时由于王凯只有筑基中期的修为,有常年在家族之中修炼,几乎就没有外出游历历练过,所以阅历和见识有限,并不认识那一件兵器居然是一件外宝。

  后来这王凯便以散修的身份混迹修仙界,为了报仇拼命的修炼,两百年之后,当其实力达到金丹中期顶峰之后,便杀回王家,将王家大部分修士杀的一干二净。

  随后便混出了个三恨真人的名号,成名之后自然不少大势力对其展出了橄榄枝,想要招揽其加入,但是由于其以前的经历,对于这些大宗门大家族彻底失去了信心,因此便一直以散修身份出现。

  而其只所以恨紫色极好的女修士,正是因为当初设计这那个计策陷害他之人,正是家族中的一位绝色女修出的注意。

  听完这些,狄冲也不禁一阵感概,同时也疑惑为什么这三恨真人会对自己讲这么多?或许是碰到狄冲这个当初救命恩人之后,勾起了他诸多的回忆,才会如此。

  只是此时这三恨真人身上的气息确实忽然一变,这令狄冲更是心中一震,这种情况自己好像有几分熟悉。

  忽然灵光一闪,当即便想到了此种情况自己为何有一种熟悉之感了,那便是自己在连云海之时,突如其来的一次顿悟,引起的心境蜕变之后。

  狄冲也想不到,此人居然在和自己说了这么多之后,便能由此顿悟,心境上产生了一次蜕变。

  到达三恨真人这般境界之后,修为虽然进境困难,可是心境上的晋级就更加的难能可贵了,也许这便是刚刚三恨真人讲起自己的早年经历引起的。

  由此可见这些详情恐怕他从来没有想任何人说出过,此时鬼使神差的向狄冲和盘托出,竟然有此效果,这恐怕是连这三恨真人自己都没有预料的到的。

  见此狄冲便悄无声息的退出了三恨真人的洞府,因为这种心境上的顿悟,往往谁也不知道会有多长时间,这期间最忌讳的便是受到外界的干扰,因此狄冲这才急忙退了出去。

  洞府之外,狄冲再次看到刚刚那名筑基弟子仍在外面守护。

  那筑基弟子见狄冲出来,正要上前和狄冲说话,随即狄冲便率先传音过去说道:“你家师祖此时正在感悟,切勿出声打扰,麻烦你帮我安排一个住处,我和你家师祖的交易,要等到他醒来之后再说。”

  听到狄冲这般传音,那筑基弟子也顿时一惊,虽然他只有筑基期的修为,但是感悟这种事情他还是知道一些利害的。随即便传音给狄冲:“好的,狄前辈请随我来。”

  这名弟子领这狄冲到较为偏僻的洞府之后,这才开口小声说道:“狄前辈,您就在此稍作休息吧。”

  “好的,对了,你们此处还有谁在?”

  “哦,我师父和两位师叔都外出了,现在在此的只有我和另外两名师弟,”

  “那好,你尽快通知他们,现在开始谁都不要去打扰你师祖,一切等到你师祖醒来召唤你们为止。”

  “是,前辈,我这就去通知他们。”

  说完这筑基弟子便急匆匆的离开了,其实修士顿悟之时也是最危险的时候,不过若狄冲只一位元婴修士的话,此时出手偷袭那三恨真人却是最好的时候。

  不过自己只有金丹期的修为,即便能使其受伤,但绝不会致命,一旦对方醒来,那便是自己的死期了。

  那些筑基弟子当然也不会认为狄冲有能力暗害他们的师祖,这才对狄冲的话语言听计从,再说若对方真的偷袭暗害了那三恨真人,恐怕一出来便将这些筑基弟子诛杀干净了。

  以他们的实力,又岂会是一名金丹中期修士的对手?

  若是换了其他修士,说不定此时还真会有别的想法,而狄冲历来谨慎小心,这等冒险之事断然不会做出的,再说实力悬殊过大,这么做一多半的可能就是自己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