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修仙伏魔记> 第十一章:逃离大梁
  之后一段时间,狄冲便在这宁武关待了不短时日,白天和狄威四处游玩,有时也会和李鹏飞去军营转转,这李鹏飞后来得知狄冲也有习武,没事就老是找他切磋功夫,结果却是令他吃惊不已,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小子看起来细胳膊细腿的,每次都能稳稳接住自己的进攻,自己的力气他可是心里有数的。

  狄冲白天和他们游玩切磋武艺,晚上则在房间苦练内功,自从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就不敢懈怠,他知道京城里面一定藏龙卧虎,高手不少。那黑云寨也绝非善地。期间几次想离去,都架不住狄威的软磨硬泡,死活要他多住些时日,想到两人多年未见,也就只能顺着他的意思了。

  魏国的京都大梁,这一日,城西一处高门大院前,大门前面站了两个看门下人,此时正在那里交头接耳,还不时发出一阵嬉笑声。只见一个书生模样一身白衣的年轻人走了过来,略一拱手问道:“敢问这里可是前礼部侍郎刘天明刘大人的府邸?”

  这时两人才回过头来,向狄冲打量了过来,见他穿着一般,其中一人带着轻蔑的眼神回了一句:“是啊,你有什么事?”说完还跟旁边一人耳语一阵,狄冲脸色有些难看,也不好发作什么。只能说道:“烦请通报一声,就说平阳城来了亲戚,要见刘大人。”

  “哟呵,还亲戚?那里来的乡下穷小子,敢冒充刘家的亲戚,这一招不知道多少人用过了,刘大人是什么人的都能见的?赶紧滚吧。”

  此时狄冲也火起,一脸不善的厉声说道:“是不是亲戚见了刘大人自然知晓,那轮到你个下人在此问三问四。”

  两人见狄冲身材瘦弱,一卷袖子下了台阶“哟呵,嘴巴挺厉害啊,也不打听打听这是什么地方,你个小杂种也敢在此撒野,我看你是皮痒痒了。”还不见两人动手,只听两人“哎哟”之声响起,两人倒在台阶两边。

  狄冲不理二人径直向府内走去,二人见状赶紧爬了起来向里面跑去,还一边喊叫“来人呐,有人闯进刘府打人了,”顿时便惊动了府内之人。

  狄冲刚走到院子中间便被一人伸手拦下,“什么人如此大胆,光天化日之下进府伤人,”此时狄冲正在气头上,也没好气的回道:“让开,我要见刘大人,”双方一言不合便动起了手收来。

  两人拳来脚往一会便走了好几个回合,狄冲不禁暗想,难道真是自己有些冒失了?慢慢稳定了一下刚才火往上冒的情绪,寻思着这是外公家里,所以手上到是收了不少力道。对方则更是郁闷了,那里来的年轻小子,看起来文文弱弱,手上还真是不含糊,自己半天硬是没占到半点便宜。

  此时已经惊动了不少人来,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扶着一个六七十岁须发皆白的老者走出正厅大门,到也没有急忙阻止,而是站在门口仔细观看了一会,那老者才说道,“马护院,停手吧,你不是这年轻人的对手。”闻此狄冲才一收招,退出战团,那马护院也退了开去。

  老者注视这狄冲问道:“不知公子高姓大名,今日来我刘府所谓何事?”

  狄冲看了一会那老者,拱手一施礼,“孙儿狄冲拜见外公。”

  听到此话,众人皆是一惊,老者也有些惊讶的注视这狄冲,越看越是激动,手脚具是微微颤抖。傍边的的中年人见此不禁多用了力气,把老人扶的紧了几分,生怕老人摔倒。而刚刚看门的两个下人,则是躲在远处,不禁脸色大为紧张,露出恐惧之色。

  “像,真像,是我乖孙没错。”老人声带哽咽的说道。

  至此众人才明白这年轻人的身份。狄冲也赶紧上前去扶住了老者,几人才回到了屋里,爷孙相见不免要欢喜一场,当晚,狄冲和外公聊了很久,接下来狄冲在刘府盘桓数日,才告别离开。

  狄冲在外公那里打听了不少消息,告别时候说是想回平阳,然而心中却另有打算,那幕后之人显然是京城的权贵,经过多年调查,最后值得怀疑的也就不是很多了,狄冲打算在京城找个地方先住下来,自己先暗暗调查一番,再回平阳不迟。

  这一日,狄冲没有出门,而是躺在房间内的床上,睁大双眼在想些事情,如今在这京城也盘桓半月了,也趁夜潜入了几家的府内,都没什么收获,打算今晚再去一家,如果今晚还没有收获,明日就启程返回平阳。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被狄冲盯上的正是如今在任的兵部尚书郑玉贵,听外公说大哥申请调任的折子就是被他挡回去的,也很是值得怀疑之人。

  时近三更,繁华的京城大部分地方也都安静了下来,狄冲换了一身黑色夜行衣,将包袱转在腰间绑了起来,再把黑色长衫往外一套,模糊看起来像是一个大肚子的胖子,拿出一条黑巾将脸一蒙,跳出窗外,身影几个闪动,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此时藏身在一个大树上的狄冲正默默注视着不远处的一家大院,见到院内的灯火熄灭的差不多时,一个闪身跳了出来,接连几个纵身便跃进院子之内,当他刚刚接近一处房屋之时,突然传来一声大喝“什么人”同时隐隐传来破空之声,狄冲心下一惊赶紧闪身躲避,堪堪躲过攻击,正想看看是什么人攻击自己,没见到人,却见那只剑待要挨地之时,突然一个转身又向自己攻来,这下心中大为骇然。

  不管是那个飞剑破空之声传来的杀气,还是那自己会转身的飞剑,这绝不是自己能应付的来的,一个纵身跃起,刚避过第二下攻击,狄冲在空中一个转身,左脚在右脚上一踏,借力又一个纵身赶紧向外逃去,把身法发挥在极致不顾一切的向城外逃去,一刻功夫就逃到了城外。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本来以为可以松口气的时候,后面传来风吹动衣衫的响声,吓得赶紧拼命往前方逃去。狄冲一路狂奔,但是后面之人却一直吊在身后数十丈开外。

  两个时辰之后,狄冲已经离开京城有三百余里了,天色也开始微微发亮了,此时早已经大汗淋淋了,又逃了一会天色大亮,回头看看了一下,心下又是被惊吓的不轻,只见那人一身道袍打扮,居然脚踩一把宝剑,吊在自己后面二十余丈的距离,这一晚的接连怪事但真是把狄冲震惊的不轻,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仙人吗?

  其实后面的那人此时也很是郁闷,发现这个比自己修为低了一层之人,本以为会有些麻烦,却不曾想这家伙。根本不打照面转身就逃,看其身形步伐是世俗的功夫,此时才心中大定的追了上去,刚开始还想玩玩猫捉老鼠的游戏,谁知道这家伙气息这么悠长,一直跑了三四个时辰仍不肯停下,驾驭飞剑本来就十分耗法力,眼看自己法力消耗的所剩无几,不得不拿出一块灵石补充法力,心中肉疼不已,为这么个小杂鱼浪费自己的灵石,心中恼怒不已,此时返回更没面子,于是下了狠心一定要将这小杂鱼灭杀掉,方解心头之恨。

  眼看距离只有不到十丈,狄冲一挥手甩出几枚飞镖向后打去,只听到后面传来一声怒喝:“想不到你这练气五层的小杂鱼居然还有些小手段,待我抓到你必将你抽魂炼魄,”由于起初见狄冲只管逃跑,他根本就没用法力护体,到后来法力消耗不轻,更是没想过去用。却不想这家伙突然来这么一手,一时不慎,居然被划破了点手臂,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堂堂仙师居然被这世俗的暗器所伤,怎么能不让人愤怒呢。

  看到对方逼近就扔几只暗器出来阻碍一下对方,虽然后面那人有了防备都没能得手,但也能遏制一下对方的速度。

  待到一处树林,狄冲把心一横,停了下来转身注视对方,那人赶到相距数丈之外,也停了下来,也不搭话,只见他嘴唇微微动了几下,用手一指狄冲,一个人头大小的火球就像狄冲飞来,顾不上其他憋足力气一个闪身到了一丈开外,只听轰的声响,人腰粗的树木被拦腰迅速烧断,火势不减,砸到地上一声闷响,还继续的燃烧。

  狄冲此时吓得刚刚的一身热汗顿时变的冰凉起来,还不等他回过神来,又是一个扑了过来,狄冲急忙再闪堪堪躲过,如此持续了几次,对方停下了攻击,居然就地盘坐,手在腰间的黑色小袋子上一抹,一块一寸大小红色的棱形石头出现在他手中,那石头看起来像宝石一般,狄冲本以为对方这是又要使出什么手段攻击自己,却不料那人却把手一握,手往两个膝盖上一放,双眼微闭,竟然好像是打起坐来,狄冲不禁一阵诧异,仍不敢放松警惕,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也自己运转心法,使自己恢复点力气。

  双方只间也不过数丈之远,局势一下子僵持了起来。

  ...